首页 > 绿皮书 > 正文
“穿山甲女孩”苏菲:如果中华穿山甲灭绝,那就是灾难
08-06 16:23:23 来源:上游新闻

绿皮书.png

近日,央视发布消息称,我国正在研究将穿山甲由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提升至国家一级予以保护。

8月2日,在湖南长沙举办的穿山甲救护专家座谈会上,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司司长吴志民表示,由于栖息地破坏、历史上盗猎现象严重等因素,我国中华穿山甲数量出现明显下降。目前野外已很难再看到穿山甲实体,保护形势非常严峻。

在此之前,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简称“绿发会”)发布消息:中华穿山甲在中国大陆地区已“功能性灭绝”,引起社会热议。

绿发会穿山甲工作组负责人苏菲多年来从事穿山甲的保护与救助工作,被称为“穿山甲女孩”。8月5日,上游新闻记者(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对话“穿山甲女孩”苏菲,就中华穿山甲的存活现状、保护工作等问题展开对话。

微信图片_20190806092644.jpg

▲爪哇穿山甲“没动”在医院抢救。受访者供图

穿山甲不穿山,遇见人就会“愣住”

上游:您从事穿山甲保护工作有多长时间?

苏菲:加上志愿者的话,大概是五年左右。

上游:你每天的工作内容是?

苏菲:我现在80%的工作是穿山甲保护这块。比如要用科学研究诉讼、在地的宣传、进校园宣讲等等。我还要负责一些其他的会议,我主要就是一个协调管理工作。

上游:为什么要从事穿山甲保护工作?

苏菲:这个动物太特别了。存活历史久远,有说它是4000万年了,也有个说法是6000万年。穿山甲目前在全球是一个极度濒危的物种,所以国际关注度是极高的。

上游:绿发会在国内的穿山甲救护地点有哪些?

苏菲:救治是在地的,在哪里发现就在哪里救护。我们在全国有七个穿山甲保护地,包括江西、安徽、云南、广西等,还有两个站点正在办理手续。

上游:如何得知穿山甲需要救护的信息?

苏菲:我们救护的穿山甲主要通过志愿者告知,或者其他信息渠道得知。我们会先电话跟志愿者沟通,告诉其基本的救护技巧。然后我们再带上自己的药品和工具出发救护。

上游:您实际参与救护的穿山甲有多少只?

苏菲:不分穿山甲品种的话,我参与救护的是6只,其中一只爪哇穿山甲“没动”,我们看护了整整76天。

上游:穿山甲对环境的益处?

苏菲:了解白蚁危害的人们都知道,我们的森林和农耕受白蚁影响是非常大的。穿山甲的食物主要是白蚁,它可以减少白蚁的侵蚀和危害,减少化学用品对生态的破坏,所以穿山甲被称为“森林卫士”。

上游:穿山甲有什么习性?

苏菲:穿山甲是唯一已知具有鳞片的哺乳胎生动物,生殖能力非常的低。穿山甲极其敏感,它看到人可能就愣住不跑,缩成一个团,所以非常容易被人类捕捉。

上游:每一个种类的穿山甲是否习性不一样?

苏菲:人们认为穿山甲能穿山,其实是误读。中华穿山甲喜欢是在洞里,但实际上遇到石头也刨不了。马来穿山甲会睡在树上。穿山甲的适应性很强,它会随着生活环境去调整。

微信图片_20190806092649.jpg

▲“没动”在绿发会穿山甲救护康复训练野化基地。受访者供图

中华穿山甲在中国大陆地区已“功能性灭绝”

上游:目前中华穿山甲的数量是多少?

苏菲:中华穿山甲统计在册可能只有三位数了,但是据我们五年的走访下来只有两位数。于是国内一些人就开始大量地走私非洲穿山甲和马来穿山甲。从2019年1月到现在,中国就查获60多吨穿山甲走私品。

上游:人类捕获穿山甲主要用在何处?

苏菲:用穿山甲的鳞片来做奢侈品或者用来刮痧,用穿山甲的肉做食物,用来煲汤或者蒸煮。还有以穿山甲入药,据我们查阅材料,这种做法目前没有科学依据。

上游:人们发现的穿山甲是否都需要救护?

苏菲:不是,有时候我们发现的穿山甲没有问题,它不需要救治。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去穿山甲发现和野放地去做一个调查。

上游:在国内发现的穿山甲是否都要登记在册?

苏菲:我们要留一个本体的数据,另外还要确定被救护的穿山甲是否成功放生,相当于我们在给穿山甲建立一个网络档案,只要跟穿山甲有关的信息都在我们的数据库里面。中国上一次发布穿山甲信息是34年前,外国人并不了解我们中国生物多样性到底是什么。所以就现在国内穿山甲统计信息,我们的信息掌握量是比较大的。

上游:中华穿山甲在中国大陆地区已“功能性灭绝”是绿发会基于什么标准来下的结论?

苏菲:就是基于我们这么多年的走访和调查。现在穿山甲都没有办法再去维系生态平衡,比如雄性穿山甲想找个配对雌性穿山甲可能都很难,这不叫功能性灭绝叫什么?比如澳洲考拉现在有8万只,他们都宣布功能性灭绝了,并且马上提起最高级别的保护,但是中华穿山甲就还没有到这种保护程度。

上游:穿山甲是否可以进行人工养殖?

苏菲:近一百多年来,全球很多家机构都在进行养殖。我只能说我自己的经历,我只有在台北动物园看到过活的穿山甲。是他们繁育出来,其他地方我没有看到过穿山甲人工养殖成功案例。台湾大概有1.5到2万只穿山甲,而中国大陆地区现在可以说三位数都上不了。

上游:人工养殖穿山甲主要难在哪里?

苏菲:穿山甲没有牙齿,它主要是通过舌头在野外舔舐蚂蚁。但是它在人工环境下,没有新鲜的空气,没有新鲜土壤让他去发现蚂蚁。它必须要吃一些人工食物,长期处于这种压抑的环境,内脏就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了,所以人工养殖穿山甲从条件上来说是不太具备的。

微信图片_20190806162307.jpg

苏菲在救护穿山甲。受访者供图

拯救中华穿山甲,还可“补牢”

上游:近几年绿发会就穿山甲的保护工作做了哪些努力?

苏菲:我们在2015年左右就开始进行药材市场的监督了,发现了很多不合理的情况。2017年年初,我们推出了“穿山甲公子”事件报道。通过这么一个点,让人们知道吃穿山甲是要坐牢的,穿山甲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2017年3月份的时候,我们又跟着森林公安到黑市去做穿山甲贸易链条调查。志愿者到广西南宁市,第二天就买了两只穿山甲,一只活着一只死了。2017年8月下旬,我们就开始关注穿山甲的救护问题。不少地区救护机构对穿山甲的救护失败原因,我们还在不断探究。

上游:不同的穿山甲救治方法是不是不一样?

苏菲:大同小异。其实每一只穿山甲性格都不一样,脾气性格不一样,吃的食物都不一样。同样的食物刚开始穿山甲特别爱吃,可能过两天不爱吃了,它是有很多不确定性的,需要一个长期的观察和保护。但是我们是坚决反对圈养,因为这么多年来,所有的穿山甲一到救护中心被圈养就是死,没有一只活着出去的。

上游:被救护的穿山甲野放需要达到什么样的条件?

苏菲:首先它要没有外伤,或者经过救护能够达到“出院”的效果,就可以立即野放。另外,即便野放它我们也要先掌握它将来的行踪,给它建立数据档案。另外绿发会还提出,如果收缴穿山甲,立即启动向原国转送、送还的程序,这样也可以起到对外来穿山甲的保护作用。

上游:穿山甲的消失会对自然产生什么影响?

苏菲:“穿山甲即使消失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很多人都是这样讲。2000年,中国签了一个联合国的千年发展目标。2020年将在昆明举行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大会,从国际的和国家层面来说,如果中华穿山甲这个物种灭绝,那就是一个灾难性的事件。从本身物种上来说,穿山甲是唯一已知具有鳞片的哺乳胎生动物,中华穿山甲不该有这样的结局。中华穿山甲的消失不是它自然进化的问题,而是人类的捕捉杀戮导致。

上游:绿发会未来对穿山甲保护的工作方向?

苏菲:透过穿山甲,关注整个中国的野生动物救护体系。《国家重点野生动物保护名录》自1989年1月开始实施,将近30年没有改了,而30年间中华穿山甲就濒临消亡了。在我们的推动下,中华穿山甲的保护级别由国家二级升为一级,虽然有点晚,但是我们确实已经尽力了。我们下一步工作主要是重点关注穿山甲制药问题。我们相信现在还不是“亡羊”,“补牢”还可以拯救中华穿山甲。

上游新闻见习记者 王敏

二维码.jpg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