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它 > 正文
上游纪录丨坐着轮椅去上班
05-03 17:48:14 来源:上游新闻

“邹蜜,蜜糖的蜜。”这位女孩通常这样介绍自己,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让人很难想象到,这个女孩如今已坐在轮椅上十多年了。

2000年,一场车祸夺去了母亲的生命,也夺去了邹蜜的健康,她的脊髓损伤,从此截瘫。

眼见爸爸独自照顾自己起居的艰辛,邹蜜实在不忍再加重亲人的负担。在因伤休学两年后,邹蜜办理了退学手续,告别了她心爱的大学校园。

微信图片_20210429103101.jpg.00_00_04_16.Still001.jpg

但这个勤奋、坚强的女孩并没有放弃学习。拿着同学们从北京为她寄来的课堂笔记,她给自己定了每天“上课”“下课”时间,趴在床上坚持自学完了课本上的内容。

幸运的是,刚好在那两年,网络教育悄然兴起。她看到北京外国语大学网络招生的消息,第二天就报了名。北外的网络教育学院在各个省市有面授点,两周一次的线下课,对于无法走进校园的邹蜜来说,每次上课都如同一趟春游。

2007年,邹蜜完成了专科和专升本学习,拿到了本科证书。

在当时的考试中,她的成绩是全国第一名。

8R0A5000.MP4.03_10_05_09.Still001.jpg

这时,距离1998年邹蜜大学入学,已经过去了十年。她的同学四年就能拿到的本科证书,她却花费了漫长的十年。

尽管如此,这个轮椅上的女孩依然深信,本科学位,绝不是自己人生的最高目标。

邹蜜最终选择了四川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专业作为自己研究生的目标。

在面试时,这位坐着轮椅的考生也受到了质疑。一位老师向学院提出,翻译需要跟着被翻译者到处走动,一个坐着轮椅的人怎么能胜任呢。那位老师建议她转到翻译理论专业,然而,那并不是邹蜜的兴趣所在。

于是,她鼓足勇气,写信给当时的研究生院长。对方回复说,不能因为其他原因来否认学生的学习能力。 “只要你的学术能力达到了,我们就录取你!”

最终,凭借无可争辩的考试成绩,让邹蜜如愿以偿。

序列 02.00_01_56_06.Still001.jpg

在毕业考试时,当初那位极力反对她入学的老师给她打了最高分。那位老师赞叹道:没有想到,你可以做得这么好!继续加油啊,邹蜜!

虽然拿到了硕士学位,但残疾人的身份依然阻碍着她的发展,事实上,有好几次,人力资源部门打来电话通知她面试,得知她坐在轮椅上时,对方迟疑了片刻说:“那我们再考虑一下吧。”便挂断了电话。

2010年,英国驻重庆总领事馆招实习生,她毫无期待地投了一份简历,等待着又一次的石沉大海。

所以,当offer到来的时候,邹蜜一时竟不知所措起来。

终于,带着自己的轮椅,她可以去上班了。

很快邹蜜就融入了快节奏的工作。实习结束后,她申请到一个短期工作岗位,替代休产假的同事。

 “你可以的!”邹蜜一次又一次对自己说。在一次次“可以”之后,她也变得越来越自信和阳光。

到国外留学,感受多元文化,一直是邹蜜想去做的一件事。

“世界那么大,即使坐着轮椅,我也想出去看看!” 

2016年,在申请到了全额奖学金后,她在爸爸的陪伴下,踏上了美国留学之路。

在异国他乡,邹蜜认识的法学院教授,是一位听障人士,出版了数本诗集的教育学院教授,是视障人士,毕业于哥大的生物伦理学教授,是一位轮椅使用者。她的导师,则是《联合国残疾人公约》起草人之一。 

有一次上课,几个同学眼看快迟到了,为了赶上校车,纷纷将电动轮椅调到最高档,在轮椅上“疯狂”地跑起来。8公里左右的时速如同“飙车”一般你追我赶,大家一起欢笑着“飞驰”。那一刻,邹蜜的内心充满自由和喜悦,她终于放下了对自己残疾的芥蒂。

 “很多人建议,既然去了国外就留在那边吧,无障碍条件也更成熟。我却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邹蜜在国外的专业是全纳,也叫融合教育,教授如何把有特殊教育的学生和普通学生的教育相融合。和一些人想象的不同,并不是把有特殊需求的学生放在一个融合的环境里就可以,还需要提供情绪、管控等多方面的支持。

 “我希望把好的东西带回来,落地实践,让残障人士的潜力可以充分发挥。”

回国后,她参与了中标救助儿童会对四川云南特殊教育资源老师的培训项目,多次在重庆、四川、云南、陕西进行融合教育师资和家长培训,并担任中残联全国无障碍督导员,推动公共交通、文化娱乐场所无障碍的改善。

2020年,邹蜜与郑璇教授联合翻译了国内首部聋人手语翻译专著《沉默的世界不寂寞》出版。同时,她也继续在做着英语培训。

 去年,邹蜜和小伙伴们成立了一个叫做“WOW(We’re On Wheels)吾轮翻滚”的机构,致力于无障碍的推广,希望在街上能有更多残障人士的身影。

今年3月,邹蜜参加了重庆市教师资格考试,但受阻于体检。

重庆市教委工作人员表示,对邹蜜的情况非常理解。目前教育部正与中国残联积极沟通,讨论和研究哪些条款可以取消或放宽。

4月30日,中国残联维权部主任周建表示,目前中国残联正在与重庆方面取得沟通,积极跟进,尽量满足当事人从事教师职业的愿望。同时,重庆大学城树人小学王校长也向媒体表示,可以为邹蜜提供教师岗位,享受正常聘用教师的待遇。他表示,学校有一些残疾学生,残障老师对这些学生发展起到促进作用,对双方来说都是双赢。而对于邹蜜没有教师资格证一事,王校长表示,学校会委派一位有教师资格证的老师,全程协助邹蜜完成教育任务,而且也不违反国家规定

邹蜜期待自己和更多相似情况的人,能够拿到教师资格证。

这个轮椅上的女孩仍旧等待着。

上游新闻记者 邹飞/摄 纪文伶/文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上游

举报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

举报内容
低俗色情 广告 标题党 内容重复 有错别字 排版错误 侵权
获取验证码
请先完成短信验证
取消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