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夜雨 > 正文
上游•夜雨丨邓高如:默写戏文
05-04 10:30:00 来源:上游新闻

t01e3ca035373625cda.jpg

默写戏文

邓高如

上学时考试,常遇默写类试题,内容往往出得蹊跷怪诈。比如一次受考时,就让默写诸葛亮《出师表》中的一段话。

不是“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也不是“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之名段,而是“宫中府中,俱为一体”至“事无大小,悉以咨之”之冷僻段子。

这段原文,不仅涉及“陟(zhì )罚臧(zāng)否(pǐ)” “裨(bì)补阙漏”等生僻字词,还有“侍中、侍郎郭攸之、费祎、董允”等多个官职和人名,就是看着抄写都费劲,默写难度可想而知。幸而我平时功夫下得够,此题得了满分。

自结束学业教育后,再不受默写之苦了。偶遇一些考试,也多是分析、发挥和判断题之类,答起来较为轻松得多,但事后那种“真刀真枪”看错对的快感,也就再也享受不到了。 

暮春时节,我与老伴去四川省攀枝花市自驾旅游。去时走走停停,边看边玩,倒也快乐;返回时苦了,因九百余公里路程,我们想一天赶完。老伴前排全神贯注开车,我后排闲坐无聊之极,便想起了当年考场上常被“默写”的情景,于是掏出手机,打开“写作”页面,专心致志地默写那些久违了的戏曲唱段。说实话,这些唱段真的是词美意美唱腔美,不然,说啥我也记不住的。

我首先默写的是京剧《赤壁大战》中著名的《壮别》唱段。这段唱词,表现的是该战中三军统帅周瑜,为请缨诈降曹操、火烧战船的“三世老臣”黄盖深夜饯行送别的情景。其词气势、情怀、文采,都达到了令人惊叹的程度。第一次听叶少兰、尚长荣先生在春晚演唱时,便迷得魂丢三魄。我现挥指作笔,边唱边忆,记录如下:

浩然正气冲霄汉,

惊醒了星斗闪闪寒。

骇浪奔涛增婉转,

风叱云咤也缠绵。

老将军――

尊重了,此身经百战,

尊重了,东风初送第一船。

大江待君添炙炭,

赤壁待君染醉颜。

松柏之骨当岁寒(若改为“寒岁”更合平仄),

你谈笑而去谈笑而还。

······

大丈夫能把乾坤转,

何惧潇潇易水寒。

默写完成后,我又照词哼唱一遍,觉得够味,兴致陡增。接着默写经典传统川剧《活捉三郎》中阎惜姣的一个唱段。该剧是朋友发给我的一个演出录像,说的是《水浒》中的宋江,杀死不贤的小妾阎惜姣后,阎化为鬼魂,不甘寂寞,来到阳世找到昔日相好三郎张文远,要勾其魂魄到阴间与她玩乐。三郎不从,便被阎氏活捉而去。

其中的这一唱段,很有些“浓词艳曲”了,但倒也符合阎氏本为“风尘娼妓”出身这一人物特性。

(帮腔):

相思债欲了未了,

旧日情难舍难抛!

(阎唱):

自与君北楼邂逅结相好,

痴情绵绵如漆胶。

花径不曾为客扫,

珠帘从此为君挑。

香醪为君酌,

佳肴为君调,

低吟浅唱博君笑,

画眉深浅任君描。

只说两情永偕老,

又谁料啊,

这无情刀断鸾凤交。

······

  《活捉三郎》,本是川剧中的独门绝活戏。它以腰、腿、褶子功见长,还使用了“鬼点灯”、“吊假脚”、“提粑人”等表演特技。但在我看来,还是该戏的思想深刻,文词典雅,唱段优美让人难忘。尤其此段唱词大量化典,化得韵味百生。

你看,“花径不曾为客扫,珠帘从此为君挑”,源自杜甫的“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接下来的“低吟浅唱博君笑,画眉深浅任君描”,又让人想起汉代“张敞画眉”的典故和唐人“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的诗句。古人情愫,今人敷衍,水乳交融,风雅无限,且又在莺声燕语中,任由红唇轻启吐蕊流娇,不让人记住,都不行了!

路还远着哩,继续默写同类题材川剧《情探》中敫桂英的一个唱段。这段戏是我几十年前听盒带录音时记住的,说的是落第举子王魁,为贫寒所迫,与名妓敫桂英相遇、相爱、最后相弃的故事。京剧、秦腔、晋剧、越剧、沪剧、评弹各个剧种的表演,我都看过。惟觉川剧道白、唱词最雅最美最动人。其词如下:

(王魁上,唱):

更阑静,夜色哀,

月明如水浸楼台。

透出了凄风一派。

(接念):

玉殿传金榜,君恩赐状头。

洞房今夜坐,心事却如秋。

(敫桂英上,接唱):

梨(离)花落,

杏(恨)花开

梦绕长安十二街。

夜间和露立窗台,

到晓来,

辗转书斋外!

那纸儿、笔儿、墨儿、砚儿,

件件般般都是郎君在,

泪洒空斋,

只落得望穿秋水不见一书来!

“都是一些老古董,来点现代的,行么?”老伴偶从我所哼词调中,听出了名堂。我道:“好的。”

在今年为建党百周年展演的精品剧目中,有一出经典川剧《巴山秀才》。此剧为巴蜀鬼才魏明伦和南国先生在改革开放初期编写,自贡市川剧团首演。曾风靡华夏,从大陆舞台唱到宝岛台湾,多个剧种争相演唱。

此剧说的是清末四川“巴山县”发生灾荒,贪官污吏因侵吞救灾粮后为掩盖罪证而焚烧仓库、血洗巴山,迂腐秀才孟登科通过考卷揭露真相而后被毒死的悲剧。

此戏开场不久,便有《网开一面》的一个唱段,曲调悠雅,妙语连珠。说的是流落锦城的歌妓霓裳,巧言劝说四川大帅恒宝释放闯衙告状的秀才孟登科的故事。当年我曾多次看演出、听录音,对此唱段迷得最深。还在成都军区的某期新闻写作培训班上,用我的破锣嗓子与魏先生深情款款地同台演唱了这个段子,其夫人和姐姐合声帮腔,其情其景至今记忆犹新。这怎么能不倒背如流呢:

网开一面,

宰相肚内好撑船!

并非是,

汉界楚河龙虎斗,

又何必,

冲冠一怒为穷酸。

堂堂成都,

巍巍四川。

座座衙门,

件件公案,

都在大帅您手中管。

他――

小小百姓,

蠢蠢书颠,

微微蝼蚁,

区区老汉,

谅他难把大浪翻!

霓裳保他不再犯,

高抬贵手你要多包涵!

我――

时时感恩,

天天祝愿,

翩翩起舞,

声声请安,

夜夜琵琶为君弹!

不看僧面看佛面,

不念皓首念红颜!

要斩连我一齐斩,

(帮腔):

斩草除根快定言!

接下来,孟秀才几个回合的告状碰鼻,然后幡然醒悟。于是又有了 《焚书》这撕肝裂胆的唱段。我且默写如下:

沉舟破斧,

掌灯焚书。

永别了,

形影相随的老八股!

惊回首,

穷秀才心酸满腹······

渺渺茫茫青云路,

洋洋洒洒圣贤书。

减不轻黎民百姓苦,

救不了灾荒万骨枯!

空留下,

子虚乌有上林赋,

空养出,

攀龙附凤名利徒······

穷秀才,

虚度年华闭窗户,

落得个,

白发堆满笨头颅。

剿巴山,

血洗双眼初醒悟。

悟不穿,

八股习气未根除。

告,

告得迂腐!

挨,

挨得胡涂!

四十板,

振聋发聩,

两腿伤,

铭心刻骨。

抛弃功名告官府,

不平冤案不瞑目。

焚焚焚,

焚去个书呆老顽固!

烧烧烧,

烧出个聪明大丈夫!

此段刚写毕,车载播放器里,便播出了由重庆市梁平区文化干部、竹琴代表性传承人邓力演唱的“四川竹琴”:《一统西蜀归刘备》。小邓知我爱曲艺,于是在下乡扶贫的繁忙工作中抽空用手机录下发来。这段竹琴多年未听,是老艺人代代流传下来的。用的是“从一唱到十”的“登楼调”,每句唱词内容容量甚大,实在难得,最近我已数次所过,唱词早已烂熟于心。且让我轻松写下:

一统西蜀归刘备,

二刀公千里走单骑。

三将军威震当阳地,

四弟子龙文武齐。

武(五)侯,诸葛――

武侯诸葛无人比,

芦(六)花荡气坏了小周瑜。

七擒孟获南蛮帝,

八阵图摆在鱼腹溪。 

九伐中原姜维计,.

失(十)却街亭呐斩马谡。

此“登楼调”播放才结束,彼“登楼调”心头又响起。川剧《巴山秀才》中孟登科那段著名的“登楼调”和“下楼调”,顿时涌向心来,不写都不行了。我在娘子一路下坡车的速行之中,连哼带唱 ,运指如飞,默写如下。

此段唱词说的是巴山乡亲请求县太爷开仓放粮,而县官却无粮可放。众乡亲愤怒,央求本乡秀才孟登科写张状纸上告省府。面对乡亲们的劝说,孟秀才不慌不忙地说:“诸位稍安勿躁,听我道来”。

(孟唱):

庶民休把官府碰,

吾乡应有君子风。

眼看考期就要拢,

陋巷寒窗苦用功。

等待我――

上成都,

进考棚,

一声春雷报高中,

两朵金花步蟾宫。

三杯御洒皇恩宠,

四川又出状元公。

五旬老翁摘桂蕊,

六部领文送归鸿。

七品县官来伺俸,

八府巡按有威风。

九彩凤冠妻受用,

十全十美满堂红。

到那时,

开仓放粮,

周济贫穷。

百姓称颂,

乐享千钟。

接着,在《收店》一场戏中,众官兵从孟秀才处搜查大帅恒宝“下札剿办”的手谕不成,便追问其“外侄女”霓裳的下落,以便继续查找。孟秀才为拖延时间,又故意如前段一样,慢条斯理地说:“你问霓裳么?稍安勿躁,听我道来” 。

(孟唱):

十年寒窗状元梦,

九考不第成老翁。

八股文章未读懂,

七窍不通告上峰。

六神无主把壁碰,

五体投地腿打红。

四十大板还在痛,

三年不敢会亲朋。

两耳不闻窗外事,

(收店人插嘴道):

一派胡言,.

(帮腔):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默写完上述唱词后想:老夫离老年痴呆还远着哩!记忆力尚在,生活乐趣就在。我要发群里众多文友赏析,但当首发魏老师指正。

半小时后,我的发帖有了回音。魏老师在回文中毫不客气地对我的默写戏文作了更正。这不足为奇,因他是编剧,其词其文,自然烂熟于心。但惟独没想到的是他对前人所作《情深》中的唱句,也甚为稔熟,居然一一作了勘校。不是他的勘校,我怕是永远也难念到“真经”了。

我凭昔日记忆写下的原文是:“更阑尽,夜色衰,月光如水浸楼台······”心想,多有意境,不会错吧。结果,还是错了三个字。魏老师将其校正为:

“更阑静,夜色哀,月明如水浸楼台。”原文中的“尽、衰、光”,被他改为 “静、哀、明”。这一校改对不对?我细思细想那段剧情,又从“百度”上一字一句地查对唱词后,抚掌叹曰:全改对了!而且改得何等之雅、之快啊!

服了,服了!八十高龄的魏老师,我祝你才思永捷,身体永健,寿比南山!

尤为可喜的是,此帖发给好友后第二天一早,有武汉转业战友陈晓桥,便发来了《四川戏曲》杂志1991年第一期电子版,上赫然刊登《活捉三郎》(胡金城改编传统川剧)剧本。

爽煞人也,乐煞人也!正是该戏,一本难求,今日得手,怎能不欣喜若狂?我立既转发群里文友共赏,并与昨天默写的该唱段进行核对。一查,果然我把“香醪为君酌”,误听误写成 “香脑为君做”了。

报愧、遗憾、不断自责:比之先贤大师,我的境界、阅历、学识等功夫,还差得远呢!

(作者简介:邓高如,重庆警备区原政治部主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重庆市作家协会原副主席。冰心散文奖,解放军长征文学奖,蝉联三屇四川省散文奖,全国报纸副刋一、二等奖获得者。)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举报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

举报内容
低俗色情 广告 标题党 内容重复 有错别字 排版错误 侵权
获取验证码
请先完成短信验证
取消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