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夜雨 > 正文
上游•夜雨丨李晓:春天的探访
03-03 10:30:00 来源:重庆晚报

微信图片_20210303113409.png

春天的探访  

李晓

“春天来了,岩石上的苔藓更绿了,岩石在这个季节长出了温柔的眼睛。”这是徐哥在春天的早晨发到朋友圈里的一段文字。

6年前的春天,徐哥做出一个惊人举动,他把经营得红红火火的企业交给儿子经营,与妻子去了一个离城80公里外的乡下老院子居住。这个老院子坐落于一个叫人头寨的山峰下,人头寨上,耸立一块参天如人样的巨石,被乡民们视为庇佑老少平安的“神石”。云雾山中,遍布凛凛黑漆般的杉木,山下老院故名杉木沟院子。老院子被徐哥匠心整治打造后,携裹着漫漫风尘的老灵魂再度归来,成了徐哥的安妥身心之地。

image.png

去年冬日我去老院子那天,正好遇上一场大雪,徐哥正在柴火灶里炖肉,肉香弥漫中,满面红光的徐哥于柴火熊熊的光影中大声招呼我,他望了一眼门外风雪,说了一句诗意的话:“兄弟,今天中午我们就风雪下酒。”到了中午,门前杉木树上披挂着雪团,有时猛地一阵风,树上雪团簌簌下落散了一地。我同徐哥盘腿而坐在老木桌边喝酒吃肉,他说起这几年在老院子的日子里越活越通泰,身着粗布棉袄的徐嫂双手作揖跟我说,感谢有这样一个老院子的陪伴,余生知足了。到了夜里,老院子里的红灯笼亮起来,照得院子檩木上悬挂的一排金黄玉米棒通体透亮。睡在暖融融的被窝里,我半夜起来看雪,院坝一片银白,一只黑鸟在雪地里啄雪,它朝我点点头,似在为我夜里道上一声晚安。早晨起来,跟徐革哥说起那鸟,徐哥介绍那鸟叫鹩哥,还说起了它的习性。

image.png

徐哥住在山里这些年,新认识了几十种草木鸟雀。徐哥说,到了春天,屋檐下的巢居里,几只毛茸茸的雏燕软耷耷地趴在草窝里,睁开清亮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栖息它们生命摇篮的这个老院子,望着燕妈妈从蓝天白云下“嘻嘻嘻唧唧唧”衔食归来,那一刻,徐哥会浮现起母亲养育孩子的如烟往事。令徐哥遗憾的是,老母亲10多年前已离世,是不能陪儿子来老院子里住一住了。离开徐哥那里时,我凝视着老院子,心里袅袅升起了想念。徐哥跟我说,明年春天来吧,来看我种的油菜开了花,还有桃李樱桃树开出的粉嘟嘟的花。

image.png

春天的第一次探访,我就是去老院子里见徐哥。如遇到春日里的朦胧烟雨,青瓦如宣纸铺开,屋上生起袅袅雨烟,凝视院中谦卑的依依垂柳,心境宽阔柔和。我在山里蓄积到肺腑里的好空气,可以供我一个季节的吐纳吧。老院子背后,有一个巨大山洞,我带上一本友人初春赠我的书去洞里读上一半天,那里没手机信号,没有刷屏的干扰与焦虑,春山含笑中的鸟鸣,想来是对我的问候。徐哥跟我说,有时他独坐山洞,看那苍苍亿万年的山岩,想起一个词叫地老天荒,人这一生啊,真如天地间一渺渺沙鸥。

image.png

城市里,还有几条老巷子没拆除,它们是一个大城里的温暖补丁。夏天暑热中,我一般不去海拔1000多米的高山上避暑,尽管松涛声远远而来灌到了心肠。我去城市的几条老巷子里走一走,老巷子的幽幽凉风从两头吹来,特别是踩到那砚台一样光滑的青石路上,股股凉意会浸润心田,外面喧嚣市声也被老巷子柔软的胸膛隔绝开来。

到了春天,老巷子的地上缝隙里,会爬出星星点点的绿草,探头探脑中带来了城中的早春信息。还有突兀根须蔓延在老巷子墙上的黄葛树,到了春天,我远远望去,总感觉树冠处有绿烟袅袅,是树干里的水份在蒸腾吧。老巷子里,有我结识多年的三两老友,同老巷子一样安卧于我心深处。比如老曾,一个业余摄影者,他拍摄了这个城市1万多张照片,为日新月异的城市留下了一份光影底稿,他曾经自费印刷过500册摄影集。出了书的那一年,老曾首先邀约我到他家中坐一坐,一顿家常饭菜招待过后,他用毛笔在扉页为我签名送书,老曾是这样写的:“好兄弟,一辈子!”我当时觉得老曾太抒情了,但他签名后伸出双手用力地拥抱了我一下,暖流漫透中我才感到,这个平时显得木讷的男人,有一颗细腻多汁的心。

image.png

老巷子里还有收集乡下农具的孙胡子。这些年,在城里卖卤肉的孙胡子,他深入乡村农家,从那些蛛网爬满的破烂破旧农房里,运回了一个一个农耕时代的传统农具:独轮车、老纺具、犁、耙、石磙、碓臼、辘轳、打铁的老风箱、拉粮车……这些沧桑的老农具,摆满了孙胡子整整两个房间。孙胡子常坐在屋子里,怔怔凝视着他那些收藏的看家宝。“你轻一点啊,轻一点……”每逢有人出于好奇心跑到他屋子里摸着这些老农具,孙胡子就在旁边一遍一遍地叮嘱。我每次去孙胡子那里坐上一会儿,让我在城里也仿佛看到了屋顶上漫出的炊烟、农人匍匐大地的佝偻身影,听到了布谷鸟的歌唱……老巷子里还住着教我高中历史的宋老师,当年迷恋历史的我是他的得意门生。宋老师今年已87岁高龄了,去年秋天去看望宋老师,他一把抓住我激动地说:“吴主任好!”宋老师的女儿噙着眼泪对我说,爸爸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症,有时连她也不认得了。

今年春天,我要去探访这几条顽强蜿蜒在城市里的老巷子,还有这些老巷子里的故人恩师。这样的探访是在提醒我,在春天的满目芳华里,还有着我对时光深处的深情凝望。

(作者单位:万州区五桥街道办事处)

版面欣赏

image.png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举报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

举报内容
低俗色情 广告 标题党 内容重复 有错别字 排版错误 侵权
获取验证码
请先完成短信验证
取消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