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历史 > 正文
朱元璋一怒之下的一个举措,影响了中国600多年,直到现在很多人都在遵守
02-22 10:45:33 来源:历史春秋网

远嫁的姑娘,最怕过年。按照很多地方的习俗来说,大年初一出嫁的女子是不能回娘家的,只有到了大年初二才能与夫婿同行回娘家,这一天俗称“迎婿日”,迎的是姑爷。

“回娘家”这三个字对很多已嫁为人妻的女子来说,都是一种复杂的情绪,当然有期待和欣喜,但也难免忧虑和黯然。

1、回娘家在古代是件快乐的事情

其实,在古代很早的时候,出嫁女子回自己家也曾是欢喜雀跃的,也有一个更动听的名字,叫做“归宁”,归之宁也。

就像《国风·周南·葛覃》里面说的: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

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

是刈是濩,为絺为绤,服之无斁。

言告师氏,言告言归。薄污我私,

薄浣我衣。害浣害否,归宁父母。

山间雀跃的黄莺轻轻落在树丛之中,婉转的叫声竟然这般动听;满山遍谷的葛草藤叶都要被我织成细布做美丽的衣服;还有贴身的衣物,都要清洗整洁……

如此“笑语柔桑陌上来”,是为了什么呢?

因为要归宁,回娘家了!

不知道已故歌手邓丽君唱的《回娘家》:“身穿大红袄,头戴一枝花”歌曲灵感是不是来源于此。

总之,内心的喜悦,已然溢于言表。但也正是因为女子们的盛装准备,更是说明回娘家这种事从那时就是很奢侈的,所以才“物以稀为贵”了。

可为什么到了今天,“归宁”这件事反而更显得沉重,甚至年初一这么喜庆的日子,都不欢迎出嫁女回归呢?

2、为何初一不能回娘家?

关键就在于这个“出嫁”的“出”字。

现在我们经常以“以我之姓冠你之名”这句话作为一种很文艺或很浪漫的求婚方式,但也意味着古时候女子出嫁之后随夫姓,就算到了今天,出嫁女也成了“别人”,她是有自己家庭的人。

在“家”这个概念中,即便回了娘家的女子,在某种程度上至少也是半个外人,更有甚者也会说什么“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之类的。

在传统的春节习俗中,大年初一这一天是一年的开始,要“敬先祖”、“敬神灵”。在长者看来,如果看到家里有“外人”, “先祖”和“神灵”就不愿意进家门了,所以出嫁女是不能在娘家过除夕和初一的,等大年初一晚“先祖”和“神灵”回归了,初二才会欢迎出嫁女归家。

还有一种说法是,结了婚的女儿不能看娘家过年的灯。

如果除夕、初一回娘家,看到娘家的灯会使娘家受穷。尤其是娘家有哥哥、弟弟,就会带走他们的“财”。因此,初一回娘家就会遭人烦、不叫人待见。如果嫁到外地的女儿除夕前返乡后,可以不进自己的家门,先寄宿友人家,待初二再回娘家也是可以的。

这些都是基于有一定社会基础的民俗。在人类社会学上,也有着类似的情况。

在汉人亲属制度中,对于宗亲和外亲的区分是明确而严格的。就拿亲属的称谓来说,宗亲(父系)最重,外亲(母党、妻党)次之,姻亲则又次之,从而形成了所谓的“单系偏重”。

这种偏重,倒也不是意味着“不重要”。在传统的宗族中,已婚女子在夫家和家庭事务层面的地位和重要性是被认同的,但在超出这个宗族的范围时,她们就没有了正规的角色和地位。

当已婚女子以客人的身份回娘家前,理论上需要征得夫家的许可,但她们也并未完全被吸纳进夫家所属的群体。

3、上层人物对于初一不回娘家的坚持

就像吕雉,尽管她因为一些事为人诟病,但她在历史上的功绩也是不可磨灭的。尽管如此,她依然是“外亲”,无论她对夫家乃至夫家的功业有多少贡献。

还有强悍如斯的王熙凤,她总被府里府外的各种琐事牵绊。即使她常把娘家挂在嘴边,也从未认真回去过一趟。金贵的贾敏也是,也从未带着女儿回家看看母亲和兄弟。

出嫁女保持着自己的姓氏,很多时候在仪式上仍被看作娘家的一部分。例如在葬礼上,她们需要哀悼两边的父母,而男方有时候是不用的。

因此,这些出嫁为人妻的女子们具有双重身份,同时也具有边缘性,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没有“归属感”。

所以,很多人想到娘家,内心的黯然也是基于这份不再拥有的“归属感”了。不说民间,就连皇族也是如此。

相传,朱元璋当皇帝以后,有个公主下嫁给了一个都尉。公主嫌弃婆家穷,除夕夜住在皇宫不回婆家,大年初一两口子早早来给朱元璋拜年。

朱元璋一见二人便龙颜大怒,斥责公主说:皇帝是人,老百姓也是人,你不先给你公婆磕头却跑过来先给我拜年,懂不懂孝顺?赶快回去侍候你公婆一天,明天再来给我们拜年!

朱元璋说着回书房写了一副对联递给女儿,让他们回去琢磨,接着便将他们撵了出去。

安庆公主回去打开一看对联是:羊跪乳,媳敬婆。横批:天经地义。

可见,即便是皇族,出嫁的女子也是隶属于男子姓氏家族的。即便是有了孩子,孩子称呼女子的父母为“外祖父”“外祖母”,说明是有内外之分的。

不过,尽管男权当道,但不见得所有的事女方都是被压迫和委曲求全的。对于初一不回娘家这事,有种解释就显得相对正能量一些:

大年初一老人家一般都是不动如山,不出门的,等候自家宗族的年轻晚辈来磕头拜年。做儿媳妇应该待在婆家帮忙端茶送水,照应客人。这个说法是具有积极意义的。

所谓的大年初一不回娘家,实际上不是不让回娘家。

既然和心上人组织了一个新家,出嫁女应该以新家为重。

到了春节,过年都应在自己家里过。哪个是自己家里呢?就是这个自己的新家庭。而恰好,古代这个家庭是隶属于男子家族的。所以就形成了女子要在夫家过,不可回娘家的说法。

所以,理论上如果女子不是生活在夫家,那么年初一不管是夫家还是娘家都是可以不去的。这种说法的核心就是最根本的家庭和睦,而不是男尊女卑。

但就算是在今天,基于责任、情感、工作等等诸多因素,外嫁的女子回娘家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尤其是到了春节时期,为了讨论回谁家的问题更是沸反盈天。

但好在,如今很多女子都能独立,夫权不再大过天。即便是嫁出去的女儿,也依旧是父母的宝贝,不论哪天,只要回家了,那顿饭就是最丰盛的年夜饭。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举报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

举报内容
低俗色情 广告 标题党 内容重复 有错别字 排版错误 侵权
获取验证码
请先完成短信验证
取消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