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历史 > 正文
有着特殊经历的开国中将,曾是蒋介石最信任的谋士,却与周恩来单线联系
09-20 15:16:26 来源:罗元生 党史博采


开国中将韩练成是深入龙潭虎穴的“传奇”将军之一,将军的“传奇”主要是因他在特殊的岗位立下了特殊的功勋。其故事人们津津乐道,也成为文艺创作的题材。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的故事片《将军从战场归来》,就是根据韩练成的人生传奇改编而成。韩练成到底“传奇”在哪里?有人曾这样总结过将军的“传奇”之处:冯玉祥称他为“在北伐时与我共过患难”的西北军人,蒋介石将他“特许列入”黄埔军校三期生,周恩来称他为“没有办理入党手续的共产党员”,蒋纬国耿耿于怀称他为“隐藏在‘老总统’身边时间最长、最危险的共谍”……

韩练成(1909-1984),宁夏固原人,原国民党军高级将领。曾任国民政府委员长侍从室高参、第46军军长、国民政府参军处参军。

1948年,韩练成脱离国民党部队,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新中国成立后,历任西北军区副参谋长、西北军政委员会委员、兰州军区第一副司令员、训练总监部科学和条令部副部长、军事科学院战史研究部部长、甘肃省副省长等职。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韩练成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优秀的军事指挥员、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一级解放勋章。

“隐形”将军之名的由来

2011年八一建军节到来之际,韩练成将军的儿子韩兢,在《北京晚报》上发表了一篇名为“父亲韩练成为啥被称为‘隐形将军’”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韩兢阐述了父亲被外界称为“隐形将军”的前因后果。其实,这个称呼最早源自开国上将李克农。 

◆1970年,韩练成、韩兢父子合影。

1960年冬天一个上午,李克农看望了正在军事科学院担任战史研究部部长的韩练成。那天,韩因病休息,正在书房翻检资料,韩的夫人推开书房门向他说:“李经理来了。”此时,身着军大衣的李克农上将已经到了门口。韩练成大喜过望,回头对妻子说,“你怎么还叫他李经理?”“我只记得过去的叫法,哪知道现在该怎么称呼?”李克农感叹:“嫂夫人这一声‘李经理’,让我又想起过去的不少事情。”往事如烟。韩练成和李克农相识于抗战时期的桂林,那时他是第十六集团军副参谋长,李克农是第十八集团军办事处主任。1942年5月,韩在重庆秘密会见周恩来,由周恩来介绍,正式加入中共情报组织,和李克农的关系从朋友变成了同志。为便于联络,他和李克农之间有特定的称呼,韩的妻子不善于处理那些复杂的社会关系,也从来记不住那些复杂的称谓,韩就只让她记住:这是“桂林的李经理”、“桂林的蛮先生”——谁知道过了多年,她看见了李克农还是叫他“李经理”。

1949年1月,韩练成经香港返回解放区,到达中共中央社会部。中央社会部的驻地在河北平山一个叫东黄坭的小村庄,机关的同志们都分散住在村里的民房。部长李克农也在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办公、起居,韩练成就住在李克农卧室对面那间客房,和社会部机关的同志一起作息。眼看快到中午,韩练成的妻子走进客厅,说:“就在我家吃饭吧?我加了个菜。”李克农拱拱手,说:“烦劳‘后勤部长’。”韩练成来了灵感,一首小诗脱口而出:《克农来访》——桂林、重庆、东黄坭,“隐形”至今未足奇。夫人再设“后勤部”,上将仍作“李经理”。

这首诗,韩练成给了李克农,“隐形将军”的称呼也就在一个不太大的范围里被传开了。“隐形”,不仅仅是韩练成在新中国成立前的工作状态,也是他其后的心理状态。他从不因为自己的特殊贡献居功自傲,即便被世人当作“统战对象”,仍然绝口不提往事,严守机密数十年。直到他1984年去世,出于保密要求,他的讣告仍以“爱国将领”冠名。

当然,“隐形将军”不仅仅韩练成一个人。韩兢在文章中还这样写道:“是周总理多年来常说:我们共产党人搞情报,不靠金钱美色手枪,靠的就是信念和理想。我正在写的电视剧本《幕后》,就是以蒋介石身边的高级幕僚韩练成、郭汝瑰、吕文贞、段伯宇、段仲宇兄弟等人的真实历史为据,用真名实姓出镜,我要让观众直接看到:他们是怎样怀着信念、从国民党高层主动冲杀出来,秘密加入不同隶属关系的中共情报工作系统,为共和国的建立作出了特殊的贡献。剧中还涉及杨杰、何遂、吴仲禧、吴石、贾亦斌、沈安娜等前辈英烈。‘隐形将军’们,可以含笑九泉了!”因救蒋介石而特批进入“黄埔系”其实,韩练成将军的“传奇”,自他走上从军道路的第一天开始。1925年1月,韩练成借了甘肃省省立第二中学毕业生韩圭璋的文凭,冒“韩圭璋”之名考入西北陆军第7师军官教导队。第二年 9 月,他所在的陆军第7师被编为国民联军第4军,军长是马鸿逵,政治处长是共产党人刘志丹。国民联军是实行孙中山“联俄、联共”政策的军队,以冯玉祥为总司令,总政治部部长是共产党人刘伯坚。担任排长的韩练成曾多次见到刘志丹,解围西安一役,韩练成升任连长。刘伯坚、刘志丹曾单独找韩练成谈话,刘志丹并为韩指定了加入共产党的联系人。

◆1945年5月,韩练成(左)部署第46军参加桂柳追击战。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冯玉祥采取调和态度,继续东进。在5月的一场小规模夜袭中,韩练成及时解救了冯玉祥的总司令部,给冯留下深刻印象。

6 月,冯玉祥开始联蒋清共,刘志丹等共产党人被“礼送出境”。韩练成还没有来得及加入共产党就和党的组织断了联系。在随后的豫东、鲁西鏖战中,韩练成屡建战功,升任59团团长后,调任第4军独立骑兵团团长,拨归东路军前敌总指挥白崇禧指挥。白祟禧将本部一团骑兵与韩部合编为骑兵集团,以韩练成为司令,后改为骑兵旅,韩练成为旅长。

1928年10月,国民政府军各集团军编遣时,冯玉祥向白崇禧要求韩练成带骑兵团归还建制,第4军缩编为陆军暂17师,马鸿逵由军长改任师长,韩练成改任中校参谋。在这期间出现了一生的一次大的“转折”。韩练成因为在战场上救蒋有功,顿时跻身为“黄埔系”。

事情的前后经过是:1929年1月冯、阎、桂系因“编遣方案”与蒋介石失和;5月,冯玉祥通电讨蒋,但不到一个星期其部下韩复榘、石友三、杨虎城、马鸿逵等部先后投蒋倒冯;马部投蒋后改编为讨逆军第11军,马鸿逵任军长兼64师师长,韩练成任64师独立团团长。1930年初,蒋冯阎中原大战爆发。5月,蒋冯主力鏖战豫东,蒋介石停靠在归德(今商丘)火车站的“总司令列车行营”里亲自指挥。韩练成率独立团守备归德。5月31日,冯军郑大章骑兵军一支部队夜袭归德,攻击的重点是飞机场。蒋介石的“总司令列车行营”没挂火车头,停在站内,也被冯军骑兵围住猛打。在无法突围的“行营”车厢里,参谋长杨杰摸黑摇着电话大喊离火车站最近的部队,只说道“敌军包围总司令行营……”线路便中断了。

韩练成知道总司令行营没挂火车头,亲率主力驰援,解围后他第一次见到了蒋介石。蒋十分高兴,问及韩练成是黄埔军校几期的,韩练成支支吾吾,一时没有明确回复,因为他本来就没有上过黄埔军校。此时,处于兴奋之中的蒋介石,当即下了一道手令:“64师独立团团长韩圭璋,见危受命,忠勇可嘉,特许军校三期毕业,列入学籍,内部通令知晓。”当时黄埔军校的学生在军队中颇为吃香,韩练成本来不是黄埔军校毕业生,就因为蒋介石一份手谕,变成了黄埔三期毕业生,而且还造了假学籍。

不过,蒋介石还是知道这件事不好大张旗鼓地宣传,毕竟是造假,因此,在手谕中特意交代“内部通令知晓”,外人就不要知道了。1932 年秋,蒋介石召见马部上校以上军官时,指着韩练成对马鸿逵说:“这是一个很好的青年将领,应以旅长提升。”马即令韩到南京就读“中央陆军官校政训研究班”。在军校,研究班主任刘健群不仅视韩为“共产党潜伏分子”,还软禁了他。1933 年春节前,蒋介石视察军校,韩练成在禁闭室大喊:“校长!”才得以解脱。蒋介石手谕江苏省主席陈果夫:“学生韩练成,着以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尽先任用。”蒋介石按照韩练成的愿望,用回了他的本名“韩练成”。

从此,韩练成历任江苏省保安干部训练团主任、省保安处副处长、独立11旅旅长、镇江警备司令等职,完全脱离了西北军,进入了黄埔系,并于 1935 年春晋升为少将。

赢得周恩来的高度信任

1937年7月中旬,韩练成参加庐山军官训练团集训后,立即被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副参谋总长白崇禧邀去作彻夜长谈,韩练成表示愿意去抗战前线。第二天,白推荐韩练成作为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的高级参谋,并指派为李、白与各方联络的军事代表。8月中旬,韩练成陪同白崇禧会晤了到南京参加国民政府最高国防会议的周恩来、叶剑英等。周恩来、叶剑英等中共领导人给韩练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39年3月底,韩练成到广西,任第十六集团军第170师副师长兼508旅旅长,因在桂南战役中指挥得当,升任170师师长。1940年春,蒋介石到柳州召开军事会议,发现韩练成已在桂系担任了师长,非常高兴,给了他一笔5万元的特支费,要他与各方人士联络感情,站稳脚跟。

1942年5月,韩练成由第十六集团军参谋长职上调入国防研究院第一期做研究员,逐步形成了多军兵种合成作战、军训、军制等国防战略层面上的思维体系,撰写过《动员学》《论国防教育》等论文。韩练成一边潜心研修,一边梳理他的人生轨迹:从军17载,以他当时的军衔、职务,在军中也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但是他仍然有一种苦闷、压抑、孤独的感觉,总觉得报国投错了门。

◆重庆红岩村八路军办事处,当年侍从室高参韩练成经常出入这里。

早在1933年3月,韩练成得知好友关麟徵率部在古北口长城勇抗日军时曾兴奋不已,他求见蒋介石,要求去关部参战,受到了蒋介石的冷遇。蒋介石对韩练成“不懂政治”的求战举动很不满意,这让韩练成体会到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政策的荒谬。抗战军兴,韩练成在重庆、在桂林、在国民党各派系的军队中,很难看到革命的气息。

韩练成在观察中冷静地思考:只有中国共产党充满了朝气,坚持了抗战。6月,经过缜密的考虑,韩练成委托无党派人士周士观通过他的女婿、中共地下党员于伶安排了与周恩来的第一次单独会面。韩练成向周恩来简要介绍了自己的经历,谈了自己对当前军事、政治形势的看法,明确表示要投身革命,要求加入共产党。周恩来则谨慎地表示,国共合作期间,共产党不在国民党内部、国军上层发展党员,希望韩练成在国统区、在蒋、桂高层好好工作,为国家、为抗日统一战线作贡献。

在谈话就要结束,准备分手时,周恩来突然问:“韩参谋长,你是桂系将领,刚才你说在西北军为焕公(冯玉祥)解围,是怎么回事?”韩练成介绍了他与冯的渊源,周恩来又问:“那么,‘四一二政变’前后,你也在西北军了?有一位,也姓韩,叫‘韩圭璋’的人,你认识吗?”韩练成惊呆了!半晌才说:“我就是韩圭璋。”周恩来也吃了一惊:“你就是?!”周恩来告诉韩,他是从刘志丹处知道韩圭璋的。从此,韩练成确定了与党的同志关系,开始了在周恩来直接领导下的秘密工作。韩练成严格遵照周恩来的指示:从整体战略高度,以人民解放事业的大战略为目标,直接参与制定或影响国民党的既定战略;除了周恩来或周恩来本人指定的王若飞、董必武、李克农、潘汉年之外,绝不接触党的其他地下组织及党领导下的各种武装力量。

1945年2月,蒋介石乘“桂柳会战”失利、追究责任之机,撤销了第四战区、对桂系军队进行了整编,而在蒋桂两方面都深受信任的韩练成被任命为第46军军长。

5月下旬,韩练成率第46军反攻,克复宾阳、迁江;6月底,与第29军配合攻克柳州;7月以后,连续攻克镇南关、雷州半岛,打下廉江。9月下旬,韩练成率部渡过琼州海峡,接受日军投降。1945年8月底,毛泽东、周恩来等飞抵重庆,开始国共和谈。10月,国共重庆谈判达成协议,但在关于国民大会、军队国家化、解放区地方政权及停止武装冲突等问题上并未达成一致。

在1945年9月下旬韩练成率部渡过琼州海峡接受日军投降之前,他接到了三条“指令”。

第一条,来自南京蒋介石:“你去海南,一是受降,二是剿共。”

第二条,与蒋介石的授意相同,来自国民党广州行营主任张发奎:“要趁共产党还没来得及把琼崖游击队提到和谈的议事日程之前,就用狮子搏兔的力量,在一夜之间,把它消灭在这个孤岛上!”

而第三条,也是韩练成最终选择执行的一条指令,是来自周恩来的亲笔信:“现在只能运用你个人的影响和你手中的权力,在无损大局的前提下,尽可能保护琼崖党组织的安全,并使游击队不受损失或少受损失。注意!从实际出发,能做多少,做多少,由你酌定……”韩练成到海南后,一直借着“剿共”的名义暗中帮助琼崖纵队,但这谈何容易,由于琼崖纵队的电台早已在1941年丢失,无法与中央联系,琼崖纵队对韩并不信任,两者之间一直存在着误解,直到解放后的1950年,韩练成和琼崖纵队领导人冯白驹在北京相见,在周恩来的解释下,才解除了当年的误会。

解放战争中立下奇功

1946年6月底,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韩练成因在海南“剿共不力”,受到通报处分。10月上旬,已改编为整编46师的原46军奉命调离海南时,蒋介石亲自接见韩练成并明确指示:“目前华东是我们与共军决战的最佳战场,我准备在山东打个大仗,一举消灭共军华东主力!46军要马上开往青岛,你要在和共军主力部队的交战中打出战绩来。”当天,韩练成列席了蒋主持的有白崇禧、陈诚等人参加的最高级军事会议,了解了全面内战的战略计划。

11月6日,韩练成借在上海指挥整编46师海运之机,让副官把董必武接到白崇禧在上海的公馆,向董老汇报了最高作战会议的内容,接受了董老的指示,约定了华东解放军和韩练成联络的暗号:“洪为济”。

年底,整编第46师到山东不久,华野派遣刚出狱的新四军干部陈子谷持“洪为济”的信来找韩练成,随之又有华东局秘书长魏文伯、华中军区政治部主任舒同来联络,并在韩练成身边留下了两个联络员。1947年2月,韩练成率领的整编46师与第12军(军长霍守义)、第73军(军长韩浚)合编为北线兵团,归绥靖区副司令官李仙洲指挥,按照蒋介石“以临沂为主战场,歼灭共军陈毅主力”的战役设想,投入了“鲁南会战”。

2月中旬,解放军主动放弃临沂,秘密北上求歼李兵团。蒋介石、陈诚却误认为“陈毅所部溃败,向西渡河逃窜”,韩练成极力坚持蒋、陈的错误判断,一再干扰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李仙洲、韩浚等人“李兵团应立即由莱芜向吐丝口、明水突围”的决心,直到李仙洲在 2月 21 日夜下令突围时,韩练成仍然强调自己“未部署妥当”,硬是推迟行动一天,为解放军合围进攻提供了最佳战机。

◆对韩练成“围剿不力应予以申斥”的通报。

2月23日凌晨6时,李仙洲兵团突围开始,韩练成放弃对整46师的指挥,使李兵团陷于混乱;战至17时,国民党军7个整编师,5.6万余人被歼灭,李仙洲、韩浚等21名将级军官被俘。这次战役取胜之快、歼敌之多,在解放军战史上是空前的。

战后,韩练成由联络员引导到达华东野战军驻地。黄昏,华野司令员陈毅、政治部主任唐亮赶来与韩练成相见。韩练成提出自己的身份尚未暴露,还要回南京去。经请示周恩来同意,韩练成带着另一位联络员日夜兼程,经青岛、上海,2月底回到南京。蒋介石见到韩练成大喜过望,不仅没有怀疑,反而称赞他“一俟跑出,即刻返京,极其忠勇可嘉”。韩练成未受到处分,被任命为第八绥靖区副司令官兼整编第46师师长。3月底,蒋介石任命韩练成为国民政府参军处参军。

这是韩练成第二次在蒋介石的身边参与机要,但这一次的参与程度要高很多:蒋介石举行军事会议、研究战局、甚至飞赴各个战场,韩练成常在随行之列。送蒋介石看的战报最后要经韩练成过手,蒋介石批出的命令最先经韩练成过目。

5月11日,鲁中会战分析会后,蒋介石单独问韩练成:“鲁中会战已经打响了,1兵团(兵团司令为汤恩伯)的对手还是陈毅的部队,你对他的战法熟悉,我想单独听听你的想法。”韩练成说:“共军善打运动战,我们在鲁南就是吃了这个亏。我比较倾向‘以整编第74师(师长张灵甫)为中心,吸住共军主力,再发动10至12个整编师围歼共军’这个方案。以整74师固守一地应该没有问题”听了韩练成的分析,蒋介石下了最后的决心,命令张灵甫择地固守!结果是,孟良崮一役,张灵甫毙命,74师全军覆灭,蒋介石又遭到了一次惨败。1948年4月上旬,蒋介石派韩练成去做甘肃省保安司令,要韩利用过去的关系,巩固自己的地位,抓紧补编部队。韩练成欣然受命,他想利用这个机会,用蒋介石的支持再拉起一支部队,以期在未来的西北决战时为共产党多作贡献。

然而,1948年10月,何应钦确切掌握了韩练成在莱芜战场“通共”的情报,调韩练成回南京,准备向他下手。在友人的帮助和中共党组织的掩护下,韩练成机智地利用国民党上层各派系的矛盾,躲过了特务的追捕,取道香港秘密北上。

“一个没有办理过正式入党手续的共产党员”1948年11月,韩练成和第二批爱国民主人士一起乘坐挪威籍商船北上解放区,于1949年1月辗转到达河北省平山县。先后受到朱德、周恩来、毛泽东的单独接见。朱德称赞韩练成“为党、为革命立了大功、立了奇功”。毛泽东说:“蒋委员长身边有你们这些人,我这个小小的指挥部,不仅指挥解放军,也调动得了国民党的百万大军哪!”

◆韩练成陪同陈毅视察。

1949年8月,韩练成担任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副参谋长、兰州军事管制委员会副主任,参与并指导位于甘肃的国民党第119军、第173师等部起义。韩练成也曾给盘踞在宁夏的马鸿逵写信,转达了党中央对他的宽容态度,但马鸿逵选择了对抗到底。韩练成的特殊经历在西北无人知晓,周恩来委托西北军区副司令员张宗逊、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甘泗淇作他的入党介绍人,周恩来向张、甘交底:韩练成“是一个没有办理过正式入党手续的共产党员,他的行动是对党的最忠诚的誓言”。

1950年5月,韩练成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55年9月,担任兰州军区第一副司令员的韩练成被授予中将军衔、一级解放勋章。

授衔前,周恩来总理曾征求过韩练成的意见:根据他的坎坷经历和条件、贡献,如果按起义的国民党军长对待,可以考虑授予上将军衔。但如按他的入党时间和当时的职务,将被授予中将军衔。韩练成明确表态:“和平建国,我就该功成身退了,还争什么上将、中将?何况,你是最了解我的人,我是什么起义将领?再说,我干革命本来就不是为着功名利禄。”韩练成坚持按自己入党时的职务、级别,接受中将军衔,不仅没有接受对起义将领的授衔待遇,对发给他的按起义将领对待的奖金,连看都没看就一次性地交了党费。

1978年2月,韩练成作为军队特邀委员出席第五届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当选为全国政协常委。在此前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叶剑英曾多次直接或间接地向韩练成发出“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问询,韩练成无意复出,以诗词代言寄达叶帅。1980年5月,韩练成由临潼迁居西安,在儿子的协助下,为党史研究部门提供亲历史料。

◆建国初期的韩练成。

1983年6月,韩练成出席第六届全国政协会议,当选为委员。中央军委将他的行政级别调整为大军区正职待遇。这时,他的身体已经日渐衰弱。在解放军总医院住院期间,他以录音形式留下《后事遗言》:“我死后,用最简单、最节约的办法办理丧事。遗体洗干净,用白布裹起,送去烧掉。已故妻子汪萍同志的骨灰,这次连同我的遗体一起烧掉。……作为共产党员,几十年来,不论是在党外的时候,还是入党以后,党要我做的事,全都做到了,可以说毫无遗憾地、安详地闭上眼睛。我生前没有个人打算,死后也没有放心不下的事情。唯一愿望:祝愿我们伟大的祖国繁荣昌盛,各族人民团结、幸福。”

1984年2月27日傍晚,韩练成走完了他75年的军旅人生。

3月7日,在简单而隆重的遗体告别仪式上,摆放着中共中央第十二届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全体常委送的花圈,这一超过常规的举动,给这位曝光率较低的将军那传奇的一生划了一个大大的句号。

1989年12月,韩兢在吴忠新华桥上,把父亲韩练成、母亲汪萍的骨灰同时撒入东去的黄河。从此,一代“传奇”名将韩练成,他的英魂与祖国山河一起共生共长,万古流芳!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