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历史 > 正文
从陈布雷死因的扑朔迷离,看1948年激荡人心的大势所趋
09-12 09:03:28 来源:漫读历史

1948年11月,辽沈战役已经结束,淮海战役正在激烈交火中,两年前还志满意得的蒋介石,早就开始焦头烂额,而他的“文胆”陈布雷这时突然死亡,也给人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陈布雷是11月13日去世的,接下来两天,《中央日报》对此多次主动报道,先是定调死因是心脏病突发,接着还报道了蒋介石夫妇亲临现场的盛大追悼会。

然而,时人并不相信陈布雷死于心脏病突发的说法,对他的死因议论纷纷,更加剧了官场和社会上的压力。

11月18日,中央社终于坐不住了,发布了一篇题为“陈布雷以死报国 治丧会搜集遗书发表”的文章,具体内容如下:

(中央社电)陈布雷先生逝世经过。17日下午8时临时中常委举行会议时,陈委员治丧委员会提出报告:布雷先生素患神经衰弱,以致常苦于失眠,每夜必服安眠药三片始能入睡,有时于夜半醒来,再服数片,始能略睡,晨起总在上午7时左右。本月13日至上午10时,尚未见起床,秘书蒋君章推门进入卧室,见布雷先生面色有异,急请总统府医官陈广煜、熊凡救治,两医官判断布雷先生系服安眠药过量,其心脏已于两小时前停止跳动。其时,蒋秘书于布雷先生卧榻枕旁,发现遗书一封,嘱其不必召医救治,并嘱其慎重发表消息,不可因此举而使反动派捏造谣言。蒋秘书即遵守遗言,发表先生因失眠症及心脏衰弱逝世,陈氏家属及秘书随从检点遗物,又于公文箧中发现上总裁书二纸,及分致张道藩、洪兰友、潘公展、程沧波、陈方、李惟果、陶希圣诸友人,及留交陈夫人及公子之书信,均先后分别呈送,并由诸友人陆续送交陈委员治丧委员会,复于15日发现陈氏11日手书杂记,亦呈总裁阅览。总裁对于布雷先生二十年来鞠躬尽瘁,而最后乃感激轻生,以死报国,异常震悼,即将其遗书发交治丧委员会照相制版发表,并命将原件缴还亲存。陈委员治丧委员会汇集各项文件,交中央社发表。

这里对陈布雷的死因还是遮遮掩掩,但实情大家算是看清楚了,医官判断是“服安眠药过量”,陈布雷本人还留下遗书交代“不必召医救治”,很显然,这是服安眠药自杀啊!

我们都知道,陈布雷是蒋介石身边的红人,20多年来一直身处机要部门,他为什么会在1948年这个关键节点选择轻生呢?

当时,蒋介石身边的浙江籍幕僚和侍从,大都穿西装和中山装,要么就是军装,这是当时官场的流行服饰,我们在民国和抗战剧里也经常看到。

但陈布雷不同,他经常穿一身布料长衫,看着就是一副书生打扮,蒋介石的内战越落魄,陈布雷的担子也就越重,伴君如伴虎,还可能会受到蒋介石的责难。

陈布雷的自杀,坊间有一种说法,说他根据时局变化对蒋介石犯颜直谏,结果遭到训斥,甚至还有其他的侮辱。

陈布雷是一个非常清高的人,他当然受不了这样的待遇,自我了断也就成了一种出路。

这种说法没有明确的依据,但它确实能反映陈布雷在1948年的艰难处境,也是对蒋介石集团的一种崩溃效应吧。

这个时候,距离“百万雄师过大江”已经不到一年,蒋介石集团人人自危,远走国外的有之,弃暗投明的有之,而蒋介石本人也早就不断在台湾省进行各种部署,为自己安排后路。

可见,从小处来说,只是陈布雷这个名士自杀了,可从大势来说,蒋介石集团从上到下已经失去了斗志,胜负已经呼之欲出,历史已经不可阻挡地走向新中国。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