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富 > 正文
争议徐明星:被“围堵”是企业家的宿命
12-24 10:12:36 来源:界面新闻


徐明星是谁?

他不是明星,却拥有众多币圈的拥趸;在CoinMarketCap上,OKEx是世界排名第二的交易所;他登上过“胡润财富榜”,传言徐的身家高达百亿。

不过,也有很多人喊他“骗子”、“赌徒”,从2018年3月开始,有多名在OKEx上的投资者在多个场合围堵徐明星,希望追讨回在炒币输掉的钱。最激进的投资者曾喝下一罐敌敌畏。

在徐明星眼中,被人“围堵”、“追债”是作为一个企业家必须承受的宿命。从2017年开始,徐明星通过各种方法,彻底摆脱了自己与OKEx交易所的关系。

2018年,是整个行业腥风血雨、不断洗牌的一年,也是徐明星开始频繁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一年。总结这一年,他说“我开始让自己变得平静。平静可以思考,思考就会找到解决方法。不管多大的争议、腥风血雨过来,就能够找到应对支持。”

这一年比特币大跌。从年初峰值的1.73万美元跌到12月份的3200美元,许多“空气币”的价格趋近于零。加上中国监管趋严,币圈一片惨淡。很多币圈大佬不再为数字货币站台。

从2018年9月开始,徐密集出台各种企业活动,宣传区块链技术,并亲口承认炒币这种行为属于国家禁止的投机行为,任何以发币为目的创业项目他都是不会投的。他现在专心在OK集团研究院上。

12月18日,徐明星现身杭州泛海钓鱼台宾馆。OK区块链工程院与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杭州分院 、杭州嘉楠区块链科技有限公司联合成立了B-Labs创业空间——实质为一家区块链创业孵化器。

就在一天前,徐明星在其上海办公室接受了界面新闻记者专访,开口回答了他之前避而不谈的种种问题。身处舆论的中心点,徐有一套自己的逻辑,他也认可李笑来为区块链概念的推广所做的贡献。

就在采访当日下午,一群投资者一直在按徐明星上海办公室的门铃,气氛瞬间紧张起来。匆匆聊完,徐明星在保安的拥促下离开,他的助理让记者从后门离去。

以下为界面新闻记者访谈实录(有删减):

谈争议

界面:9月12日当天被人围堵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当时是什么心态?

徐明星:其实这样的事,我们被堵得多了、见多了也习惯了。马云也曾经被堵过。数字资产像个过山车泡沫,在过去一两年内,是最大的泡沫。在这个泡沫里一定是有人赚钱、有人亏钱的。

乐视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乐视是基于维持两、三年这么一个逻辑来制订它企业发展计划的,搞了半天,他也夭折了。每一次周期泡沫下来,就会有很多问题暴露出来。其实数字资产也是一样,尤其是在后期下行的周期里,就会有很多亏钱的人。

亏钱了,需要宣泄情绪,那情绪该往哪里宣泄?我认为这个问题的本质是,在比特币狂涨的时候,为什么赚钱的时候没有人讲?对于这个事情我们企业该如何应对?

现在是法治社会。要看我们企业的经营行为是不是违反法律。事实证明,我们不违法,不然派出所也不会放我走。我认为,未来中国法律的发展会越来越完善,比如我国把比特币定义为虚拟商品,还没有把它定义为证券。很多证券上的问题,你都不能去套用。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里有明确的规定。数字货币太新了,法律上没有明确的定性。

应对这些非理性事件,对一个企业来讲,首先要做到法律上过硬。如果法律上出问题了,生意就不能干了。

界面:法务是怎么说的?

徐明星:我们和公司内部法务、外部法务,包括和公安机关、检察院,都做过长期的探讨,哪些业务能做、哪些业务不能做,这个我觉得还是要回归法律。

最后一点,企业做大了,还是要承担一些社会责任的。比如说,那让你们宣泄一下,这是我的社会责任,这个没有问题。承担这个社会责任的同时,我也在反思自己怎么样做得更好,以及在未来的周期里,你能否推动整个行业的进步,更好维护普通投资者的利益,这个也是要不断思考的地方。

界面:网上那么多写你的文章,对你没有影响?

徐明星:首先一个产业如果没有竞争对手,说明这个行业不行;全天下如果就你一个聪明人,没有争议说明你做得不好。所以你要学会要在口水里游泳。对于我个人来讲,就是要做两件事情:第一、要保持心态的平静,不要太沉浸在争议中去;第二、需要反思,面对这些争议,是不是可以做的更好。化争议为动力,让自己做的更好,是我对目前状态的思考。

界面:很多维权的投资者反馈,他们在交易时突然出现交易所“宕机”、后台拔网线的情况。这种你怎么解释?

徐明星:要看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专业来讲,叫做“互联网企业的服务中断”。比如,上海期货交易所断了20分钟,双11时候淘宝也宕机过呢,是吧?因为互联网服务和技术本身是很复杂的系统,再加上互联网有很大的流量洪峰。

没有哪家平台故意去拨网线。每一次出现这种事故、或者说“服务中断”,都是对你品牌的直接影响。把这些问题完全等价于去“拔网线”,完全是胡说八道。

界面:您个人什么时候决定要完全跟OKEx脱离关系的,而将注意力放在整个OK集团上?

徐明星:2017年9·4文件下来以后(指94新政,9月4日下午,央行等7部委联合发布《公告》指出,定性ICO为非法金融活动),我们在中国相关的业务就要脱离出来。陆续也有一些新的投资人进来。成立一些新的子公司,这个(指OKEx)跟我本人是没有关系的。那你说有没有共同的股东?我不能说没有,可能有共同的投资人。但同一个人看中两家企业参投,是有可能的吧?

我个人已经不再是OKEx的股东、法人代表、或者董事。现在OKEx在世界各地,马来西亚、马耳他等都有自己的办公室,员工100-200人。他们从一开始成立的时候,就是这么设计的。

现在还有一种感觉是,所有带“OK”字眼的,都说是我的。全世界有多少带OK的?韩国有个OK Market、有个OK医疗,行业里也有很多OK...这些跟我都没有关系。

界面:整个圈子里你最看好谁?

徐明星:我很难回答你关于“最”的问题。长远来讲,我欣赏这样的人,能够在这个领域坚持很多年、能不断越做越好,保持自己信用,以及有能力进步和拥抱变化的人。全世界这样的人有很多,包括李笑来。

界面:你怎么评价他?

徐明星:我不评价他。国内很多优秀的同行、友商,我都很欣赏他们。

界面:友商很多人不也都是OK早期出去的?(OKEx在早期培养出了一批像何一、李书沸、段新星这样的人,但后他们都从OKex离开,然后自立门户)

徐明星:我们能够培养出很多人才,在这个产业里面成为一个重要的角色。出去之后,大家还愿意提到OK的背景,那说明OK还很不错。

界面:也有人说你留不住人。

徐明星:留不住人,你要怎么去看这个事情,公司现在五年以上的人也很多。企业里的人分很多种:有的人能够跟一个组织长期走下去;有一些人可能是阶段性的,发挥特定使命;也有一些人,是天生注定要捅你刀子的人,这些都很正常。对我来讲,能识别出这样的人,把不同的人放在不同的位置上,这是我的工作。

无数在OK做了很多年的人从来不多说什么。好猫不叫。一瓶水怎么晃都不响,半瓶水晃着咣当响。

界面:胡润财富榜上,显示你有100亿身家。

徐明星:我们自己没找过胡润,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计算的。感觉他们有可能看你公司的估值以及融资的情况。我都不知道我有多少钱。

谈区块链

界面:做B-Labs的原因是什么?

徐明星:我在区块链这个行业摸爬滚打五、六年了。我们和长三角研究院、杭州嘉楠区块链科技有限公司三方合资来做这个事情,是想做一个孵化器。这个孵化器的目的是:想把区块链这个事情客观介绍给政府、给产业、介绍给创业者。这究竟是怎样一种技术,应用在哪些领域,能发挥怎么的空间。

我们并不想鼓吹区块链技术能颠覆这个、颠覆那个,不想把它变成一个泡沫的代名词。它应该像通讯技术、人工智能技术一样,本质是一种技术。我们希望客观。

界面:出资比例是?

徐明星:千万美元,中间还有一些税收的减免政策。

界面:2018年是冷冬。你如何总结这一年?

徐明星:我认为2018年是产业优势发展最大、最快的一年。各个国家对区块链的监管都取得了长足进步。美国、日本和欧洲都做了很多牌照的管理和发放。

研究世界经济,不管是创业、资本、大到国家的经济,都是带有周期性的。历史上有无数的经济学家,不断地想要预测和避免经济危机。但实际上,从来没有成功过。有泡沫是经济的基本规律之一。

对企业来讲,要有一定的预见性。要有长远战略、执行能力,最重要的是能活下去,不能和经济周期对抗。区块链这个行业发展得行不行,和经济周期本身没有关系。

界面:但会影响区块链的发展速度。

徐明星:对。会影响发展节奏。区块链是发展大势,但周期会影响劳动力个体的活动。

界面: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特性,对抗经济周期的能力会不会强一些?

徐明星:不会。我反而认为,区块链是点对点网络。越是这样的网络,它的周期性会更强,因为他全部都是各个群体效益的行为。缺乏有效的宏观调控。它会更真实,而且会更周期化。

界面:你投资区块链项目的标准是什么?

摘要:这几年。ICO这种泡沫已经过去了,随便弄个白皮书,发币赚钱,已经行不通了。其实我们还是更面向技术和应用。它里面的标准很简单,团队、产品,跟传统项目没有本质差别。这不是一个支持ICO的孵化器,这是一个支持区块链技术研发的孵化器。

界面:未来区块链产品的爆发点可能是什么?

徐明星:区块链技术有两类。一类是企业级区块链,是为解决某类企业需求而存在的。比如,阿里巴巴淘宝在做区块链溯,美国之前有一家公司,把全世界的银行组成起来做一个点对点的清算联盟,我认为已经是一个红海市场了,大家都在做,成熟的产业各家都有其规则。

第二类,我认为是消费级市场。这里是蓝海市场,我认为还没有什么人做。未来,e-mail、或者微信也许能进行点对点的传输,保密性、安全性都会更强。区块链技术还新,技术还不成熟,正在逐步发展完善的过程中。

谈创业

界面:从人大物理系,到去豆丁网创业,你是一个技术信奉者吗?

徐明星:提升技术对社会的影响力,我觉得是非常有成就感的。我们现在其实谈技术,很多都是互联网技术。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新的技术没有被媒体关注到,比如材料、生物医学。这些其他的技术,它都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界面:第一段创业经历给你的影响是什么?(指在豆丁网的经历)

徐明星:创业太难了,太苦了。你需要谨慎对待每一次选择。每一次选择完了之后,你都要五年以上来验证你这一次选择对还是不对。这个机会是不是你期待的那个风口。如果你只干了三个月就不做了,那万一真的就错过了呢?所以我们做豆丁网做了很久。不管遇到多大困难,都在继续往下做。

界面: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比特币、区块链这些概念?

徐明星:2011年,这个也是很巧的事情,看美剧。看到《傲骨贤妻》里提到了比特币,就开始上网搜。搜完了,啊,骗子。不过也有点意思。

界面:这个好像之前说过,是不是真的?

徐明星:是真的。我现在看到很名词我也会搜的。百度魏则西事件的时候我也去搜过。我当时仔细研究了下这个病的治疗方法。就是这个基因疗法。人类有可能攻克癌症,没准要靠这个技术。只不过魏则西在的那家医院把这项技术玩坏了。

界面:价值观对一家公司重要吗?

徐明星:客观来讲,一个企业的价值观的形成是很复杂,有各种历史原因、现实原因、创始人的原因、团队的原因,等等。当企业到了一定规模以后,你必须要承担社会责任。你要说价值观,我见过行业里有最龌龊价值观的公司(尊重被访者意愿抹去该公司姓名)。我更愿意谈企业的社会责任。

界面:OK集团整个业务侧重点在哪一块,现在早期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

徐明星:OK集团现在核心业务有三部分。每一块都要投入力气,我肯定是要找人来做。保证公司活着健康。

第一、数字交易所在全球正在不断扩展。美国、日本、欧洲我们都是持有牌照的业务。这些业务都在快速增长,甚至未来也会去上市。第二、在纯数字资产内,基于数字资产的钱包,做一些数字资产的兑换。第三、数字资产的应用以及跟实体经济的结合,比如这次做一些孵化器。

界面:OK集团未来预期会变成什么样子?

徐明星:首先要专注在区块链领域里面,能够不断创业、不断推出新产品,促进产业进步。或者实现公司的商业价值,让公司利益和员工的利益,都能够在这个目标下得到实现。我们要做区块链行业里,像谷歌、Facebook一样顶级的公司。

原标题:争议徐明星:被“围堵”是企业家的宿命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