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咖 > 正文
华谊兄弟王中磊:《八佰》是目前华谊电影中盈利比例最高的前三位之一
09-24 09:56:07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日经济新闻消息,29.35亿元,登顶2020年度票房全球冠军,这是上映仅33天的《八佰》取得的成绩。

这样的成绩对于制片人王中磊而言是“非常满意”的。“《八佰》对于我来说比较深刻,假如它是我的最后一部影片,我也不会觉得遗憾,它是给我遗憾比较少的一部电影。”王中磊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感慨说。

华谊兄弟副董事长、CEO王中磊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韩阳 摄

作为行业复工后第一部定档上映的大投资影片,《八佰》的成功不仅提振了市场信心,也一定程度上让这两年身处质疑和争议中的华谊兄弟再次证明了自己作为“影坛老大哥”的实力。

“昨晚我梦见和去世的父亲聊天,我跟我爸说我太累了想休息,我爸说那就休息。”采访中,谈起《八佰》和华谊兄弟一路走来的心态,王中磊坦言,或许潜意识里会有这些想法,“但电影的魅力就是让你享受快乐的同时能很快进入下一部工作中”。

华谊兄弟需要一次证明,而《八佰》恰是调整后重新迈出的第一步。从2018年行业“阴阳合同”事件开始,“中国影视第一股”华谊兄弟经历了从上市之后从未有过的危机和挑战,业绩不断亏损、资金紧张,让华谊兄弟身陷质疑和争议。

9月22日晚间,华谊兄弟公告称,实控人王中军、王中磊(即“王忠军、王忠磊”)计划在未来六个月内,拟减持不超过本公司总股本的3%,以此获得资金,主要用于偿还股票质押融资。减持实施后,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每经记者按照9月22日收盘价5.31元/股测算,上述拟减持股份的市值约为4.44亿元。这一减持计划,再次引发一定争议。

“华谊在上市之前,就已经成了一个品牌类、公众的公司,它好的坏的都会被放大,我们其实已经习惯了。华谊本身是比较喜欢创新和挑战的公司,但敢于挑战一定会受到很多质疑。重要的还是对于自己的坚持和纠错能力的不断培养。”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了华谊兄弟副董事长、CEO王中磊,他坦然回答了市场诸多质疑以及华谊兄弟2020年面对的危机和挑战。

截至9月23日收盘,华谊兄弟股价下跌4.14%,以5.09元/股报收,总市值为142亿元。

按29.35亿元票房计算 《八佰》可为华谊兄弟带来6亿营收

“其实是没有预期的,因为它的预期量经过了很多次的改变。但现在来看,我认为我是非常满意。”王中磊说出这段话时,《八佰》还差一天就上映满一个月了。

9月20日晚间,影片官方微博宣布,该片累计全国票房达28.83亿元,登顶2020年度票房全球冠军。面对如此提振信心的票房成绩,王中磊直言:“虽然外界看到我们每天1亿、2亿地在发图,但其实从‘开战’那天起,每天都在开会、在纠错,感觉就是在冒险,忽上忽下的。”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这样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在宣布《八佰》定档时,王中磊曾算过一组数据:按照当时30%的上座率和70%的影院恢复情况计算,当时的观众只有原来的21%。“从这个数字角度来说,失败的概率非常大。”

作为行业复工后第一部定档上映的大投资影片,《八佰》能否一战成名,不仅关系到华谊的背水一战,更是担负着“救市”的希冀和重任。。

如今,《八佰》的票房数据证明了影片的成功。但没多少人知道,首映的那一晚,王中磊失眠了。

“点映那天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数据非常好,想看指数也变得很大。但到了首映日,只有1.3亿票房,根据豆瓣、票房等指数来对比,给我的概念是可能最终票房就是15亿。那一晚一直跟团队打电话,他们也有一点丧气,觉得还是没冲过这个坎。但没想到从第二天到现在,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让我们看到了观众原来还是在继续支持我们的。”王中磊告诉每经记者。

《八佰》票房过亿时发布的海报 图片来源:电影八佰微博截图

这样的冒险万一输了怎么办,面对不确定的未知,王中磊笑称每天用“鸡汤”鼓励自己。“电影能够上映就是胜利,能够让越多的观众看到就已经很好了。”

有媒体报道,《八佰》的成本达5亿元,且是亚洲首部全片用IMAX摄影机拍摄的商业电影。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根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梳理发现,《八佰》背后出品发行公司高达29家,其中,主出品公司为华谊兄弟和梁静为法定代表人的北京七印象文化。

王中磊也坦诚地表示:“《八佰》是目前为止华谊电影中盈利比例最高的前三位之一。”每经记者根据华谊兄弟披露出《八佰》带来的票房营收,按照灯塔专业版的分账比例大致推算,在29.35亿元票房下,华谊兄弟来源于《八佰》的营业收入区间约为5.23亿元~6.26亿元。

票房之外,《八佰》对于市场的提振作用也让王中磊倍感光荣。“因为除了电影单项目的投资本体,我对得起投资人,对得起所有的创业者之外,它还给整个行业提振未来的信心,在《八佰》前两周取得好的票房之后,很多大片也陆续定档。我们多得到的部分,都是老天的眷顾,也都是观众给的。”王中磊言语中满是感激。

19位导演18部新片 华谊创作风向标 “强情感共鸣影片将为‘新头部’内容”

《八佰》捷报频频传来,华谊兄弟延续传统,发布了“H计划”第七季片单,其中涵盖了19位导演的18部作品。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合作多次的冯小刚、管虎、贾樟柯、陆川、田羽生等导演将继续与华谊兄弟携手,也有陈正道、常远等导演与华谊兄弟的首次“触电”。每经记者发现,此次发布的片单中,除了华谊兄弟擅长的工业化商业大片外,动画类型与国际巨制也纳入了公司的电影战略中。

“公布的三部动画影片《拯救菲拉萌》《刀锋贱客》《摇滚藏獒2》都是制作了三年时间,国际片单也不是简单的资本投入,主要都是华谊在国际上布局的国际合作公司制作的。”王中磊向每经记者介绍华谊兄弟新电影布局的思考。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H计划海外合作中,由《狼少年》导演赵圣熙执导、韩国影史上首部高成本科幻巨制的《胜利号》,由华谊韩国公司开发制作;罗素兄弟新执导的影片《谢里》(Cherry)也是由华谊在美国的合资公司与罗素兄弟合作的公司一同制作。

“主要以华谊主控为主,也有一些参投。国际影片基本跟中文影片一样,华谊从开发、拍摄到运营都整体参与。”王中磊强调。

“我们不想简单发布PPT概念的影片。”事实上,作为中国主流的电影公司,电影制作一直是华谊兄弟的强项。从早年的贺岁档喜剧的带动,再到商业影片的探索,直至《八佰》“救市”,华谊兄弟对内容的把控,一定程度上引领着中国电影类型化的变革。

“电影的类型,尤其是电影的创作方向,会随着市场环境变化调整,电影主流观众也会每5年发生一次更新。”在聊到华谊未来的内容战略上,王中磊坚持首要任务是与时俱进。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采访中,王中磊多次提到华谊仍然要主做“头部”内容。何为头部?已经不仅仅是高投入、大体量的简单理解,从近两年票房表现突出的《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哪吒》《八佰》等影片来看,引发观众强烈共鸣的电影更被观众所认可。

王中磊直言:“无论科幻电影、年轻喜剧片还是玄幻类电影,光靠硬工业基础,已经支撑不了头部内容,头部内容其实就是强情感共鸣。”确定了“新头部”理解,王中磊也决定了华谊兄弟新一轮片单的选择。“电影的力量就是在影院里有观看仪式感、社交感,也就是情感向的项目。这次H计划发布的片单,也是公司的一个风向标,就是更落实于内容本身。”

电影本身是高风险行业 不能保证每部影片都是《八佰》

连续两年半亏损,9月22日又公告董事长和CEO减持的消息下,争议和质疑仍然围绕着华谊兄弟。

“20年都这样,好像也习惯了。”但坦然心境下并不意味着没有思考,“我认为电影实际上还是以创作为中心,好的创业人员才是利益根本。”王中磊强调:“但也有个度,有时候过于惜才会放纵,对双方并不是一个好结果,我们更多地应该提供更专业的帮助。”

对于公司面临的财务问题,王中磊则认为这是每个公司实际经营中都会遇到的问题,会有解决的办法。“严格来说我不是很会运营的人。这么多年其实一直是在感性和理性中挣扎。我更喜欢创作。电影本身是高风险行业,不可能保证每部影片都是《八佰》。一部影片在保证高质量完成下,还要考虑财务的平滑性。对于未来一些影片的档期分布、财务年度分工等,华谊内部都要综合考虑。”王中磊表示。

据每经记者不完全统计,在发布2020年半年报的24家传媒上市公司中,绝大部分上市公司无论营收、净利,相比上年同期均明显下降。

“我觉得这种影响可能还会持续半年到一年以上,国内上市影视公司都是相对复合式的。在这个过程中,影视公司在成本控制、规模控制会更加理性谨慎,前几年我觉得大家对项目选择、市场预期过于乐观了。至少现在华谊更理性、更谨慎。”

疫情按下的暂停键恰恰给了华谊兄弟和王中磊一个思考的时刻。“就像资本最开始推动华谊高估值,在表面上看我们有极大的能量可以让公司迅速扩张,比如市值700个亿,杠杆做70亿是很正常的,负债率才10%。但当资本退潮,市值变成100个亿时,70亿就成为了高负债。我觉得国内所有影视上市公司都是新手,创作向的公司在资本上并没有这么大的预判性。”

在王中磊看来,上市公司在全球利用资本的方式迅速扩充或增强,一个很大的途径就是通过收并购。但当影视公司收并购后,商誉的快速计提让华谊兄弟等影视公司备受拖累。“每年都要计提很大的商誉,这给未来几年的报表带来非常大影响。其实这些都是经验,也迫使很多公司回到公司的本质上。”

国庆档9部影片激战 “肩膀以下的电影院线竞争力下降”

超过29亿票房,这不仅是《八佰》突破纪录的一个数字,也对中国电影市场的复苏起着重要作用。《八佰》以及后续不断接棒的电影,证明了院线电影依旧被需要。“影视文化是很刚性的消费需求。可能最开始受疫情影响最明显,但反而不是最强的,它的恢复和反弹很快。”

停滞背后带来的思考也让王中磊看到,院线电影不会被取代,但放映内容却将趋势化。“头部内容在整个院线市场的占有率,这几年提高的比例特别大。原来开玩笑说有头部、腰部,现在我觉得肩膀以下的电影在院线竞争能力都有所下降。”

在王中磊看来,院线电影的选择更加明确了,未来高情感、高社交性的头部内容会更多在院线上映;而强剧情、表演向的影片则有机会在非院线上取得好成绩。他举例说,原先提交到华谊手中一些5000万~1亿元预算的项目,经过商业值计算,会因风险过大而被院线放弃,现在看来,如果换个发行方式或许会出现截然不同的表现。“电影属性、市场规模和观众选择等以前可能不会仔细做分类,但以后会做分类。”

但这并不意味平台和制作公司之间只是简单的采买,应该主动将与平台的TO B合作转向为TO C。“双方应该深入探讨,用分账的方式,共担压力,可能是未来的一个趋势。”

国庆档作为复工后的第一个大档期,挑起了今年票房的重任,9部影片展开激烈大战。有趣的是,不同于往年“同天开画的硬碰硬”,王中磊观察到今年国庆档的电影分为三个阶段分批次上映。

《夺冠》抢跑定档至9月25日,同一天上映的还有《菊次郎的夏天》等5部影片;《姜子牙》《我和我的家乡》等5部影片仍在9月30日、10月1日上映;《木兰:横空出世》《一点就到家》则选择避开国庆假期前三天。

“这样可以舒缓排片压力,也给影片自身相对好的发挥空间。”王中磊表示,现在早已不是传统排场了,影院的灵活性非常强,口碑才能支撑后续排场计划,反馈非常迅速。“今年6~7部影片各有类型,档期含金量很高,这些都是国庆档甚至未来春节档的一个趋势。”

9月25日市场上座率将放宽至75%的利好消息传来,也让一众影视公司对国庆档票房充满期待。“疫情之后,市场基本恢复到去年的90%左右。国庆档之后,元旦和春节档同样让人期待,11月也会有强劲影片拉动档期,今年票房能够完成预期目标的可能性很大,充满想象力。”

原标题:29.35亿元,登顶2020年度票房全球冠军 华谊兄弟王中磊:《八佰》是目前华谊电影中盈利比例最高的前三位之一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举报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

举报内容
低俗色情 广告 标题党 内容重复 有错别字 排版错误 侵权
获取验证码
请先完成短信验证
取消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