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慢新闻 > 正文
假期里的“百步”青年,堕落吗
10-09 19:50:30 来源:槽值

长假已经结束,一边感叹时间走得太快,一边不情愿地开始了工作和学习。

提到假期后遗症,“困”成为大多数人的头号敌人。只有赖在床上,才能缓解假期后遗症带来的疲惫。去年,微信公布过一份“令人汗颜”的报告。

2018年十一期间,全国共2000万成年人(微信用户),任意一天步数未超过200。

今年数据又创新高,3480万人微信运动步数不足百步。80、90后作为主力军,成了当之无愧的“百步青年”。

浙江省超过全国其他省份,跻身成为新一届“最懒”省份。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对长假旅游不感兴趣,取而代之的是假期宅。家里的一张小床,是成年人喘息的通道。

01 补觉,成年人最大的奢侈 

长假前,不少人“磨拳擦掌”,为即将到来的“肥宅生活”做准备。

一个满满当当的零食柜,一台手机,满格的WIFI……全都必不可少。“百步青年”把门一关,就过起了最惬意的生活。说到宅在家的原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有的是因为懒(没)得(钱)折腾。 特别是在一线城市,出门小聚一次,钱包就会“骨折”。 人均200元的网红餐馆吃完(拍完、修完、定位完),路过昂贵的橱窗,想到刚被划走的工资,顿时悲从中来…… 每周末晚11点,北京三里屯突然开阔。人流像灰姑娘跳上即将失效的南瓜车——再不坐地铁可没车了。 打车动辄排100多位,想去五环少说100块,能点3顿外卖了。 当开往城郊的地铁上香水味越来越淡,乘客的穿着越来越土,当小潮人变回上班族……回到城郊4000元/月的小单间,必然陷入新一轮自我怀疑:“我为什么要出门?为什么又花这么多?”不如在家宅着。起码,睡觉是一种享受。那些回老家过节的人,也是自己的无奈。国贸工作的 Cindy 和 Peter ,回老家立马变回翠花和二狗。

接受亲戚灵魂盘问:“你一个月挣得不少,攒不少钱了吧?”“打算什么时候买房?什么?人家XXX家的小儿子今年已经买第二套了……”

比起接受父老乡亲的异样眼光,比起同学聚会扑朔迷离的攀比,比起被盘问收入隐私……

不如在家小小沉醉、自我欣赏,社交活动的魅力早已输给葛优躺。

压力随躯体受力面积的增大而减小。

与地面保持平行的不止是脊椎,感觉整个灵魂都被捋平了、心灵复苏了,腰椎、肩颈的隐痛消失了。哪里都不想去,只想睡觉养生。

你妈拿着扫帚堵在你房间门口发飙:你还可以站起来吗?

“我可以但我不愿意。”顶着被打的危险,年轻人还是坚持着最后的倔强。他们表面上在假期成了“一滩烂泥”,但只看到“懒”和“宅”,可就太冤枉他们了。

02 被职场榨干的成年人

《黄金时代》里写道:

“那一年我二十一岁,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

职场中的成年人,成了王小波书中不断受锤的老黄牛。前不久,微博话题#90后不敢看体检报告#上了热搜。

受访女孩表示,每天熬夜手机玩到通宵,会经常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这种“自毁式熬夜”的成因,实际也与工作相关。

中国社科院调查结果显示,2017年中国人每天平均休闲时间为2.27小时。

职场人白天被工作塞满,注意力被分散得七零八落,只有夜晚属于自己。没刷会微博,没打会游戏就睡觉,怎么会甘心?好不容易放下手机,又轻易陷入焦虑。

想到明天繁忙的工作、不高的薪水和遥远的KPI,闹钟又提前了半小时……

有时候不是不想睡,而是不能睡。 7月初,宁波王小姐因晚上十点半已经入睡,没有回复工作群的消息。

十分钟后,老板在微信工作群通知她:“你被辞退了”。

有过类似辛酸经历的人不是少数。 上班没解决的问题,下班电话会议讨论到凌晨;

领导无视双休日,强硬地发过来一项新任务; 同事遇到了芝麻大点的问题,一条求助消息就发了过来。

微信秒回,不能失联…… 人人喊着“到点下班”的口号,身体却诚实地执行7*24小时超长待机。

在职场中打拼,可以不在办公室,但不能身边没手机。想请一天假,释放工作压力,给自己一点安静缓冲的时间。 结果爆炸的微信工作消息,让请假和上班没什么两样。

时刻处于高压状态,自然会产生“累觉不爱”的掏空感。 挣脱工作的束缚、屏蔽十几个微信工作群,允许自己手机静音,拥有一段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 放空自己,什么都不做,已经成了深陷职场的成年人最大的奢望。

03 年轻人,逐渐被社交掏空 

曾经某报社记者进行街头采访,只问一个问题,“你感到累吗?”学生、IT白领、网店店主、快递员等在内的90位年轻人,超八成的人回答:“累。”上班族的累,更多的是一种心累。

工作本身带来的劳累其实并不算什么,经营职场里处处微妙的人际关系才最让人疲惫。据新华社记者了解,公务人员处理人际关系,占日常精力70%左右。

人际关系问题,已经被列为职场心理问题的首位。

日本上班族中,有一种被称为“便所食”(在厕所就餐)的奇怪现象。

团体意识很强的他们,会比较在意自己是否合群。不和别人一起用餐,就会显得自己“被抛弃了”。

为了避免一个人吃饭很丢脸,所以就藏起来,在厕所偷偷进食。

社交的压力,正在逐渐侵蚀年轻人的生活。对于很多职场人来说,累死人的不是工作,而是处理人际关系、平衡情绪。所以那些不愿在社交中妥协让步的人,才那么叫人羡慕。

一位女白领分享自己的故事。

她明知道同事给自己准备了庆生聚餐,提前一天向领导提出请假申请,借口要回老家探望父母——实际上就是自己在家躺了一天。 在她看来,同事并不是真心要为自己庆生,不过是找个理由名正言顺的“团建”。 假意庆贺、逢场作戏的无效社交,耗时耗力,让人疲惫不堪。

既然如此,与其戴上面具处事,不如摘下面具躺尸。

很多社交活动,陌生人彼此嘘寒问暖,全程尬聊,保持客套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愉快留下联系方式,最终会沦为手机通讯录中的一串数字、一个头像。适当喘息的空间,才是人们最需要的。

美剧《生活大爆炸》,谢尔顿经常在下午2点后消失20分钟。

朋友们摸不着头脑,谢尔顿也守口如瓶。

为了解开“谜团”,朋友们跟踪谢尔顿,发现了一间储藏室。

储藏室内空空如也,只有黑板上一个数字:43。

谢尔顿智商极高又神秘莫测,他们猜测数字的意思,怀疑是某个加密的“暗号”。

等到他们安装了“监控”,却被谢尔顿撞个正着。

朋友们羞愧地道歉,谢尔顿自己说出了答案:

原来朋友们疯狂好奇的数字43,只是谢尔顿踢毽子的个数。

当工作和无效社交无缝渗入我们的生活,挤压我们的时间、精力,连好好的呼吸空气都变成了奢望。 拼命得连轴转,周旋于各个场合,总会有扛不住的时候。 找到与自己独处、放空的时间,反而是年轻人最珍惜的时光。 在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想宅就可以宅,想躺就可以躺;想屏蔽工作群就直接屏蔽,想不接电话就完全静音…… 毕竟,独处时你需要取悦的,只有你自己。

04 与自己独处,不丢人

叔本华说:“只有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才可以完全成为他自己。”曾经,“合群”意味着安全感,意味着被社会所接受。 现在,“不合群”却成为了年轻人获取安全感的方式。

很多喜欢独处的人,他们身上有共同特点——

听到电话铃声就心烦气躁,因此电话常年静音; 对于认识新朋友不怎么积极,觉得光是维系旧的朋友就花光了所有力气; 参加聚会时脸上也能摆出融洽的微笑,但内心对小家的思念开始泛滥…… 这也是越来越多人,每逢节假日,都选择在自己的小窝里“躺尸”的原因。

也许,对比朋友圈“丰富多彩”的生活,在家补觉实在没什么存在感。

但也正是如此简单的事情,可以让一个人静静,让身体和思绪完全属于自己。获得喘息的空间,整理好那个疲惫不堪的自己。“睡一觉”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可这种短暂的“逃避”,能让人短暂地停下来。

然后带着更好的自己,继续前行。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