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头条 > 正文
四川宜宾花季少女之死背后:两次入狱、“改过自新” 的恶魔
07-12 22:16:20 来源:津云微信公号

津云微信公号消息,64岁的肖二怎么也没想到,7月4日到后院干活前的匆匆一瞥,就是最后一次看到心爱的女儿肖某了。当天下午,15岁的肖某被45岁的村民陈某奎从位于四川宜宾市高县石岗村的家中掳走,7月6日,她的尸体在距家直线距离约4公里外的珙县白家村一处老砖厂附近被发现。

“我恨不得去跟他(陈某奎)拼命,我这条命不要了,也要留下他的命……”和津云记者讲述近日发生的事时,肖某的母亲泣不成声,“太残忍了,丧心病狂……”肖二以手掩面,泪水却不断地从指缝滑落。

肖母拿着和女儿的最后一张合影泣不成声

多种偶然重叠 女儿遭杀身之祸

肖某在距家10公里左右的沙河中学读初二,平日住校,周末回家。最近期末考试结束,肖某回到家等着拿成绩。住在家里的时候,她习惯睡个午觉。7月4日中午,肖二打算去后院修一下前几天在地震中震塌的牲口圈砖墙,走出屋门前,他往女儿的屋里看了看,女儿像往常一样,倚在床上玩手机。

肖二告诉津云记者,他和前妻育有一子,今年已经40岁。前妻因病去世后,他和现任妻子再婚生下女儿。“女娃儿比大儿子给我生的孙子年纪还小,平时疼爱得不行。一般家里干活,都会叫上孩子帮忙,女娃儿是我的掌上明珠,舍不得让她干活,就让她歇着,自己在家里玩。”谈及此处,肖二哽咽了起来,“我太后悔了,如果我当时叫她出来一起干活,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当时,肖某的母亲在外干零活,肖二在后院修墙,肖某离开父母视线一个小时左右。就是在这一个小时中,陈某奎趁虚而入,将肖某从家中带走。肖二告诉津云记者,因为最近地震比较多,所以家中的门都是不上锁的,方便遇到突发情况时逃生,“没想到给了凶手机会。”

肖二告诉津云记者,他与陈某奎是之前打工时相识的,二人的关系并不算很近,只是点头之交。“那天,陈某奎骑着一辆电动自行车来到我家,问我家里有什么人,我告诉他我和女儿在家。后来,我发现他人不见了,但是电动车还放在我家院里。人家放辆车子,我也不好给人家搬出去不让他放,但是当时也没多留意。”

肖二坐在女儿的房间

当天下午三点左右,肖二回到屋内休息,发现女儿的房间关着门,“女儿大了,经常关门。平时我们都不打扰她的,都是她喊我们,我们才会进入她房间。我们偶尔有事也是敲门,她让进,我们才进去。那天我以为她怕吵才关上门,没多想。”下午,陈某奎将电动车骑走,肖二以为是他办完事,也没在意。

肖二的弟弟肖七向津云记者表示,他推测,陈某奎应该是早早埋伏在肖家附近,趁肖二在后院干活时将肖某带走藏匿,再回来骑走电动车。

当天晚上,肖二发现女儿没有回家住,以为她去朋友家或亲戚家住了,也没在意。“亲戚住得都不远,我以为她去姐姐家了。”7月5日,学校老师发现肖某没有来学校领取成绩单,致电肖家时,发现肖某已经离开众人视线将近二十个小时。在老师的提醒下,肖二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立刻报警。警方和附近的亲戚邻里开始进行搜寻。7月6日,肖某的尸体被发现。

肖二很悔恨:“如果不是地震,也不会开着门,我也不会去修墙。如果我更警惕一点,如果没有陈某奎这样丧心病狂的凶手,娃儿也不会出事。天灾加上人祸,娃儿死得不值啊……”

嫌疑人曾两次入狱 曾在妻子怀孕时作案

肖七告诉津云记者,一听说有女孩失踪,村民们都表示陈某奎的嫌疑最大,“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干这种事了。报案后,警方不到十小时就控制了他,但是他拒不承认,直到娃儿的尸体被找到,照片拿到他面前,他才认罪。”

发现埋尸工具的废弃砖窑

尸体掩埋地位于白家村一处废弃老砖厂旁的小树林的沟中,周围杂草丛生,距离陈某奎家只有数百米的距离。用来埋尸的锄头等工具,则在距埋尸点数十米的一处废弃砖窑附近发现。

多位村民回忆说,陈某奎三次作案都有一些相似之处,“都是选择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强奸之后杀人。第一次的抛尸地点,也是在附近的小树林。第二次的娃儿命大,没有死。陈某奎家原来就住在砖厂旁边,第一次的女娃儿是邻居,他们很熟。第二次的娃儿放假回到砖厂住,也是住在陈某奎旁边。这次的娃儿也是放假在家,也是在砖厂附近被杀的。”

村民回忆说,陈某奎第一次作案,是在他十五六岁的时候。“因为是未成年,被判了十五年吧,出来都三十了。”陈某奎的邻居杨姐表示,陈某奎第一次出狱后,陈家人为他说了一门亲事,他很快结婚,然而在妻子怀孕两个月的时候,他就再次作案,“出狱之后半年,他就又糟蹋了一个女娃儿,那个娃娃命好没有死,他又判了十几年。这次作案,又是出狱之后半年。”

村民为记者指认埋尸地点

杨姐告诉津云记者,陈某奎今年一月份再次出狱,附近的村民都非常紧张,生怕自家的女孩出危险,“他从监狱出来以后,我把家里的女娃儿看得紧紧的,一时一刻都不能离开我们的视线。没想到这次是邻村的女娃儿遭了殃。”

在杨姐的印象中,陈某奎黑黑瘦瘦的,平时沉默寡言,从来不和邻居打交道,“看着就很骇人,不敢和他说话。他的儿子十一岁了,之前从来没见过爸爸,也不喜欢和别人讲话。”附近村民告诉记者,陈某奎此次东窗事发后,他的妻子带着孩子迅速从家中搬离,没有再回过白家村。

陈某奎的家

嫌疑人狱中多次减刑 死者家属无法接受

“陈某奎的作案手段太凶残了,我到现在都很难接受。”回忆起找到侄女尸体时的场景,肖七心有余悸,眼圈泛红。他告诉津云记者,肖某的尸体被发现时赤着脚,浑身都是血,颈部有被掐出的淤痕,头骨被砸碎,手和嘴被透明胶条捆起来,手臂和小腿上全都磨出了泡。

“这是娃儿屋里的,本来剩下很厚的,现在就剩这么一点,不知道是不是拿来捆手的。”肖某的母亲向津云记者展示着一卷透明胶带。

肖家人向记者展示透明胶带

肖七告诉记者,肖二非常宠爱女儿,由于肖某是家中年纪最小的孩子,亲戚们也对她疼爱有加。这次出事之后,所有人都非常伤心,但是面对记者的采访,大家仍然强忍悲痛回忆细节,“我们把这些惨状公开,是希望让大家知道凶手是多么丧心病狂,希望他得到严惩。”

附近村民告诉津云记者,陈某奎此前两次作案,一次是行凶时尚未成年、一次未致命,因此两次都只判处了十多年有期徒刑,“但是这次的惨案足以证明这个人穷凶极恶,乡亲们都很害怕,这个人真的不能再放出来了。”

津云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发现,陈某奎服刑过程中曾先后四次获得减刑。2011年6月2日、2013年1月25日、2014年8月28日、2017年5月16日经四川省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三次裁定共减刑三年零七个月。刑事裁定书中表示:“经审理查明,罪犯陈某奎在服刑期间,能认罪悔罪,认真遵守法律法规及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积极参加思想、文化、职业技术教育,积极参加劳动,努力完成劳动任务。累积获得4个表扬。以上事实有罪犯减刑综合材料、罪犯评审鉴定表等为证……宜宾中院认为,罪犯陈某奎确有悔改表现,符合法定减刑条件。”

肖七对津云记者表示,惨剧已经发生,看到嫌疑人受到惩罚的愿望,成为了支撑家人走下去的动力,“希望侄女的命可以换来对凶手的严惩,不想再看到更多的生命受到伤害。”

原标题:宜宾花季少女之死背后——两次入狱、“改过自新”的恶魔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