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荟 > 正文
文荟丨最好的爱情,是“过家家”
03-14 11:27:58 来源:十点读书


小胖子坐门墩,哭着喊着要媳妇。

要媳妇,干嘛用?

点灯说话,吹灯作伴儿。

早晨起来给她梳小辫儿。

01

回想年少时,聚居于院落的你我,没有像样的玩具,没有手机、IPAD。

我们最爱玩的游戏就是过家家。

你是丈夫,我是妻子。

我迎着晚霞,等你下班回家。

你放下长方形饼干盒子当成的公文包,搓着双手问我,老婆,晚饭吃什么?

我指着一堆翠绿的树叶说,这是清炒莴笋。

然后又端来一盆泥土说,你闻这米饭,香喷喷的。

你说米饭为什么不是白色的?

我认真地说,里面我放了红豆沙。

我拉着你的手,一起蹲在路边,吃着我们最浪漫的晚餐。

你说,吃饱了,我来洗碗吧。

我看着你说,我家都是妈妈来洗碗的呀。

你拧着眉毛说,可是,我家是爸爸洗的。

我们同声说:要不石头、剪刀、布吧。

天渐渐黑了下来,院子里飘出了饭菜的香味。

妈妈叫孩子回家吃饭的呼唤声也此起彼伏地响起来了。

你站起身说,老婆,我得回家了。

我替你拍掉裤子上的尘土说,我也要回家了。

你一边倒退一边问我,明天还来吗?

我对你挥着手说,肯定要来的。

你说,明天的米饭可以不放红豆沙吗?

我说,当然可以了。 

月光如水,树影婆娑。

我躺在床上失眠了。

你不爱吃加了红豆沙的米饭,可我到哪里去找白色的泥巴?

曾经读过一句话:

“如果恋人们,都能像小时候的自己那样,去爱另一半,爱情就会变得简单。”

因为,在小时候“过家家”的世界里,是你遇到一个人,然后拼了命地努力,给他你能给的最好的一切,他也用尽全力和你一起撑起这个家。

最好的爱情,就像“过家家”。

02 

儿时的游戏,简单纯粹。

无需海誓山盟,没有猜疑顾忌,一切都是最美好的样子。

可人终究是要长大的,终究要面对太多的变化。

而在我心里,不管世界多么复杂,也要和你一起过家家。

《红楼梦》中,黛玉初到贾家,就是与宝玉一起吃,一起睡,是真正儿时的玩伴。

再后来情窦初开的两个人互生情愫,相处模式也像极了小时候玩的“过家家”。

只要是黛玉喜欢的东西,宝玉全都给他,只要是黛玉喜欢吃的,宝玉都收拾的干干净净给她留着。他还怕身边的丫头照顾不周,凡事亲自为她整理。

读后不禁感慨,这“过家家”的背后,实是宝玉的一片深情。

有一天吃过饭,宝玉去找黛玉聊天,见黛玉倒在床上,怕她这么积食睡下去,睡出病来。

便哄她道:“嗳哟!你们扬州衙门里有一件大故事,你可知道?”

黛玉问:“什么事?”宝玉见问,顺口诌道:“扬州有一座黛山,山上有个林子洞。林子洞里有群耗子精。

有一只耗子精为了偷香芋,摇身变了一位最标致美貌的小姐。众耗忙笑道:‘如何变出小姐来?’

小耗现形笑道:‘我说你们没见世面,只认得这果子是香芋,却不知盐课林老爷的小姐才是真正的香玉呢。’”

黛玉听了,按着宝玉笑道:“我把你烂了嘴的!”说着,便拧,拧得宝玉连连央告说:“好妹妹,饶我罢,再不敢了!”

宝玉和黛玉闹了一会儿,见她消化得差不多了,赶紧让她睡觉,不再闹她。

后来宝玉出去念书,一放学,都恨不得一步就走到黛玉的潇湘馆才好。

宝玉对黛玉道:“好容易熬了一天,这会子瞧见你,竟如死而复生的一样,真真古人说‘一日三秋’,这话再不错的。” 

黛玉白了宝玉一下,心里却笑了。 

大观园里第一次开诗社,宝钗的诗排在了第一位,黛玉没说什么,可是宝玉却不服气,深觉黛玉的诗在宝钗之上,评的不公。

宝玉为了黛玉可以逾越礼教和规矩,因为在宝玉的眼里,黛玉就是最好的。

为了照顾她的小性子,湘云、宝钗和袭人都被他得罪个遍,也要维护她的周全。

是宝玉不会做人吗?

其实宝玉真的是一个睿智健谈、圆融宽容的人。

但事情只要和黛玉有关,他就变得十分幼稚且瞬间回到“过家家”。

其实“过家家”,就是我的眼里只有你。

坚定站在你身前,你是我的软肋,我做你的盔甲。

03 

年轻人的爱情,炙热浓烈。

时光荏苒,年华终会老去,炙热也会归于平淡。

我们常见的老年夫妻,多是相互搀扶着散步,大爷拄着拐杖,大妈的收音机里播放凤凰传奇。

大西今年70岁,小贝也是70岁。他们20岁结婚,到现在整整50年了。

大西每天早上起床给小贝梳头,小贝每天早上给大西做早饭。

他们会手牵着手去菜市场买菜,一起和菜农讨价还价。

小贝准备午饭的时候,大西坐在厨房的小板凳上玩马里奥的游戏。

小贝问大西,从10岁开始玩这一个游戏,不腻吗?

大西说,我从10岁开始就每天看到你,都不腻。

大西和小贝从小是邻居,10岁那年他们玩过家家,大西是老公,小贝是老婆。

他们用蛤蜊壳装满“饭菜”,等着小宝回家。

后来他们的孩子出生了,小贝说大西,你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大西抱着儿子笑着说,不是早就起好了吗?

小宝的孩子出生了,小贝去上海帮忙带孩子,大西一个人留在家里。

大西每天找各种理由给小贝打电话,从西红柿炒蛋的做法到袜子到底放在哪个抽屉里。

有一天,大西神神秘秘地给小宝打电话,说马上就是他们结婚60周年的纪念日了,要去上海给小贝一个惊喜。

小宝说,爸你老糊涂了?明明是50周年啊,哪有60年?

大西说,你懂个啥,如果从我们10岁那年过家家算起,刚好60年啊。

小宝笑了,声音却有点哽咽,爸你真像个小孩。

世界很大,人生很长,还好我们都还是那时“过家家”里的模样。

 04

小时候过家家,你是我老公,我是你老婆。

两小无猜,举案齐眉。

长大了恋爱结婚,你是我的“赚钱养家”,我是你的“貌美如花。”

柴米油盐酱醋茶,你家我家三姑姨妈,生活开始变得复杂。

是那份最初的简单,让复杂的婚姻又变回了“过家家”。

年华老去,你变成我的老头子,我变成你的老太婆。

话题也从孩子的学习成绩,变成孩子什么时候回家。

生活,它可以抹去激情,可以抹去伟大,却抹不去“我的心里只有你”的童心。

岁月, 它可以带走芳华,可以带走黑发,却带不走这些年彼此单纯的陪伴和牵挂。

有人说,好的爱情靠运气。

我却认为,最好的爱情很简单:

“ 有一间木屋和一个书架,旁边站着你,还有胖娃娃,牵着我的大黄狗,和你玩一辈子的过家家。”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