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捜狐视频加大自制剧规模,向全娱乐平台发力!
02-18 19:15:00 来源: 记者站微信公众号

2月17日,由搜狐视频和完美时空传媒联合出品的原创IP“高颜值奇幻偶像剧”《屏里狐》在京举办庆功会。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视频CEO张朝阳现身,畅聊《屏里狐》的精彩幕后。

对于第一季虐心的结局,主演“美仙狐”罗云熙表示很无奈,但直言很喜欢,希望第二季故事能更虐一些,而扮演“小黑”的王朝阳则求编剧第二季让自己“黑化”,笑说想演演坏人。

《屏里狐》截至收官,搜狐视频总播放量已经突破3.3亿,微博#屏里狐网络剧#相关话题阅读总量6500万,讨论量15.4万;并且剧中主人公与剧情多次登上微博话题榜和电视剧热搜榜,网友们更是为了《屏里狐》刷爆弹幕。目前,搜狐视频的日均用户为6500万。今年,搜狐视频将继续以高品质的原创IP,为用户提供优质的自制剧内容。

搜狐视频精品剧对抗“量产化” 原创IP《屏里狐》播放量傲人

搜狐视频原创IP“高颜值奇幻偶像剧”《屏里狐》讲述了落魄女画师郑雪景偶然间得到一只御仙笔,在屏风上解封了三个男狐仙,和他们缔结主仆契约,由此引发的 “一女三男”的奇幻人狐虐恋故事。

张朝阳介绍表示,2017年,搜狐视频自制剧仍将坚持价值投资、秉承高品质差异化策略,占据精品资源,用精品战略对抗“量产化网剧”。不仅如此,搜狐视频创作团队还会一直重视网剧创作“内容为王”的原则,因此更加格外重视原创IP的开发。

从《匆匆那年》、《无心法师》、《他来了请闭眼》,到2016年的《贴身校花》、《亲爱的公主病》、《法医秦明》、《屏里狐》等自制剧,张朝阳说:“搜狐视频产生优质内容的决心是坚定的,制作能力和水准,能够产生精品的经历也是令人幸福的,我们会继续这个传统。2016年推出了7、8部精品自制剧,2017年希望翻倍吧。”

张朝阳还说:“搜狐视频不仅要做一个网络平台,还是一个管道,新的一年希望能够和业内优秀公司和创作者一起,制作精品剧,有往管道里灌水的能力。”

作为国内的网剧原创IP剧集,《屏里狐》首次融入了男狐仙,契约、男仆、人狐虐恋等当下网生代喜爱的元素,令古典神话更加丰富和多元化,开启了搜狐视频原创IP新篇章。据悉,截至收官,《屏里狐》在搜狐视频独播总播放量已经突破3.3亿次,微博#屏里狐网络剧#相关话题阅读总量6500万,讨论量15.4万;并且多次登上微博话题榜和电视剧热搜榜,在国产网剧原创作品中可谓成绩傲人,因此在庆功会上主创们也格外兴奋开心。

网友“墙裂要看”《屏里狐》第二季 罗云熙求更虐小黑想“黑化”

搜狐视频《屏里狐》的收官庆功会上,该剧的第二季制作俨然成为外界最为观众的焦点,很多网友也都在搜狐视频、微博上留言表示,“狐仙太美,赶快出第二季”、“墙裂要看《屏里狐》第二季,主创们别停着,快点去拍戏吧!”

对此,搜狐视频的当家花旦于莎莎也是十分好奇,接连发问:“能跟大家介绍下第二季的进度吗?会增加新的人物吗?第二季里也是延续虐恋吗?最重要的是,是否还是原班人马出演呢?”不仅网友好奇,连圈内演员也都格外关注《屏里狐》第二季的进度,可见该剧的神奇魅力。

在庆功会上,搜狐视频和《屏里狐》主创团队都表示,第二季已经开始筹备,原创IP的培育和发展需要长期的精心创作,希望能够带给观众满分的作品。幕后主创人员透露:“第一季之所以好看,是因为拍出了观众心目中的故事。”所以第二季故事构思会跟网友亲密互动。

曾在剧版《何以笙箫默》中饰演小何以琛的罗云熙,此次在搜狐视频《屏里狐》中饰演了男狐余琰,对于第一季虐心的结局,罗云熙表示很无奈,但他直言自己生活中喜欢虐心的故事,所以不在乎第二季再虐心点。编剧则神补刀:“来个五十度黑,你演不演。”观众惊呼:罗云熙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谈到第二季想要有什么突破,第一集中饰演小黑的王朝阳则求“黑化”,他笑说:“我生活中本来就是个大好人,所以想要在剧中演个坏人。”

据悉,搜狐视频之后会陆续上线《降龙伏虎小济公2》、《林子大了》、《被催眠的催眠师》、《画心师》等多部精品自制剧,其中还包括2016年已经成功的精品剧的续集,《器灵2》、《刺客列传2》、《贴身校花2》,《亲爱的公主病》升级版《亲爱的王子大人》等。马可笑说:“充搜狐会员挺值的。”

附《屏里狐》庆功会张朝阳致辞:

张朝阳:我记得第二次在这儿开会,第一次是发布,现在是收官。今天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收官?要庆祝,为什么要庆祝?播放量太好了,已经3.3亿。对于完全没有原来的IP,新写出来的,这么精美的制作产生这么大的播放量,这是一个奇迹,所以说我们为什么今天要在这里庆祝这件事情,也传播一下,让没看的人继续多看,在网上只要是会员就可以一直看。

利用这个机会说一下搜狐对于内容的投入和未来的计划,历史告知未来,我们从当年的《匆匆那年》到《无心法师》到《他来了请闭眼》以及去年的大爆发,从《贴身校花》到《亲爱的公主病》以及《屏里狐》到《法医秦明》,大家可能都会看过或者听说过,搜狐视频和搜狐集团对于产生最优质内容的决心是非常坚定的,我们的制作水准和制作能力和搜狐的文化能够产生这样的精品经历是令人信服的,一说到搜狐视频经常说是良心制作,我们将会继续这个传统,而且会加大力度。

搜狐视频一直在第一阵营。

在2016年出了七八部比较好的作品,今年2017年希望能够翻倍十几部特牛的作品,这个也代表着整个现在网络平台成为人们娱乐休闲主要的平台,跟电视的合作竞争当中逐渐取代的过程,不止是播放的平台,而且是网络视频公司以及能够跟业界的各位优秀制片人和优秀的编剧团队以及出品公司能够联合去出品,成为内容的提供者,我们不止是一个播放平台,还是像管道提供往里面灌水的能力,还有搜狐娱乐以及搜狐新闻媒体平台播报的能力。

我们是全娱乐公司,这样才能闭环,撇开一个好的互联网公司之外,我们早年就有一个梦想,成为时代华纳一样的媒体和娱乐公司,我们的梦想正在实现。以后中国人的娱乐休闲消费方式可能是跨越式的发展,人们以前在美国去院线看电影,在中国大家呆在家里面可以享受最优秀的作品,而且通过像互联网这样充满市场竞争的公司进入内容领域,导致中国的内容水平迅速提升,甚至不止是迈向全世界,现在全球六千万华人都看,翻译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内容市场。这是我对未来很靠谱的预测。 

在会上,张朝阳还谈及了2017年搜狐的一些发展策略。

他说道,视频行业搜狐最先给它掰正,08年之前大家都是在做盗版,09年真正开始一手打盗版一手买版权,经过两次版权战争,一次是09年主导的打击盗版运动,第二次也是我们主导的2013年打击盗版运动,导致中国的行业版权终于有一个版权市场,大家不可以随便去盗别人的版,现在有一小股部队在云端盗版就不说了,主战场没人敢盗版了,这样构成了行业的基础。

没有盗版大家就好好做生意了,商业模式也出现了问题,大家希望花更多的钱把别人灭掉的感觉,其实内容领域是灭不掉的,允许多家共存,这个跟社交网络是不一样的。大家这些年都是疯狂花钱来买电视台播放的作品,来接剩余的水。

作品的品质根本不值那个钱,但是因为大家都买播放的满城风雨的效果,所以价格特别特别贵。这么高的价格,靠广告支撑确实不是一个可持续的模式,因为在美国即使好的内容都是在有线电视在互联网之前,在HBO等等播放。在互联网时代以NetFlix为首,肥皂泡剧免费、综艺免费,当然美国有巨大的市场。我们在不太合理的市场里面走到现在,那么多视频网站亏损,我们现在开始强烈转型,走向收费平台以及内容制作。

我们去年开始这样一个过程,去年下半年有一系列的作品出现,从《贴身校花》到《亲爱的公主病》到《屏里狐》、《法医秦明》等等收费,整个业界向着收费模式这是一个合理的模式。很多很多的因素凑齐了,终于等到了收费付费春天的到来,《屏里狐》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的投资成本比较低,但是确实赢得很大播放量的作品,3.3亿播放量。搜狐所有说出去的数字必须是真实的,不能有一点搀假,一旦谁造假就别在这儿呆了,3.3亿绝对没有任何(水分)。这时视频将拍摄更多的作品,商业模式改变导致,将有一个盈利的状态,不会是深度亏损的状态。

媒体平台首先是移动端的革命,其次是自媒体由小n对大N模式,很多记者或者写手或者社会上的内容贡献者来提供内容,搜狐的原创团队只是其中几个帐号之一。同时搜狐新闻客户端,很多人还用手机搜狐网,搜狐内容每天的影响面非常大,很多创新在搜狐新闻客户端上。大家肯定会问我们跟其它几个APP有什么区别?以前我们很早做内容推荐,现在内容推荐双轮驱动,你们下载最新5.8.4版,一定下载最新的版本,可以看到我们既保持传统的搜狐新闻的编辑部编辑流的告知天下有品质的内容,同时又有推荐流的机器和个性化对你提供大量的可能你感兴趣的内容等等。搜狐新闻上的创新主要在搜狐新闻客户端上,其它两个不多说了,下面接受大家的问题。

提问:刚才讲到视频的盈利问题,整个视频行业离全行业盈利还差多远?现在自制剧已经非常火了,现在都在自制,有没有可能未来会对电视台形成压制反向输出?

张朝阳:行业我没法说,他们愿意花钱我们也没办法,我们准备坚定走向收费平台,预计在2019年盈利。自制说法不太准确,制片人通过在外面找好的IP,以及相应的团队来合作拍摄,不是说像《屌丝男士》大鹏工作室纯内部的模式,我们是搜狐视频出品,如果十几部剧全是自己制作,这个楼都装不下,以搜狐出品收费,反向输出的可能性不大,电视台都是免费的,不想破坏这个模式。

提问:现在在搜狐视频出品视频的过程当中你承担什么样的地位,具体介入还只是敲定剧本和投资?

张朝阳:出品是比自制更准确的说法。

我当然不会每个剧本都看,我肯定管理上有一个出品人团队,在管理上由他们来决定,我们叫制片人,如果制片人以前做过好的作品信用就高,他再来推荐一个好的剧,给我描述一下剧情,由他来做决定,我主要是管理角色,我不会介入剧情剧本也不会读的。我们有好的制片人团队,主要是根据所谓根据制片人的履历来决定,而且激励机制方面,如果大火肯定受到奖励。

提问:今年大IP投入,搜狐会增加还是会怎样?在IP的投入越来越大,好像大IP大制作才能吸引更多的流量,这个趋势你们怎么看?投多少追这个潮流还是怎么样?

张朝阳:头部剧是这样,大IP,头部剧因为大IP以及名演员,电视台的观众很关注,包括电视台也会宣传,你放什么我看什么,有名的演员家里人在电视上就看了,但是自制和搜狐出品这块,我刚才回答的时候也说了,不一定。

像《三生三世》这种头部剧当然投入成本非常大,又是杨幂又是各种有名的,我们《屏里狐》投入很少但是流量很高,《刺客列传》是窄众黏性很高一帮人特别喜欢看,《法医秦明》可以说是一个IP,不是大IP,也没在电视上播,不一定花最多的钱最大的IP,《屏里狐》是编剧重新写的,没有这个IP,这个跟世界上的潮流是一样的。

好莱坞的很多伟大的电影产生不是说有一个大IP,或者说很多伟大的电影不是因为投资巨资,恰恰是内容的创作行业它更是需要把握人们的需求,故事千千万万,总是有某些故事能引起人们的共鸣,这个就需要制片人的慧眼和创作的过程,这个跟机器制造或者软件开发、平台打造和流水线作业工程的东西是不一样的,这是两种不同的东西,艺术的东西内容的东西就是多元化的。

为什么我们认为竞争对手比我们钱多,花很多钱,买最大的IP,找最牛的演员,还是打水漂,还是把钱全打水漂,而且已经发生了好多好多次。视频行业的竞争不是靠钱竞争的,我们将重点加强自己出品自己创造IP或者已经有IP的等等。

提问:搜狐视频在整个搜狐集团的营收占比是多少?未来全媒体时代我们如何把搜狐的视频与其它的频道打通?营收互相平分。

张朝阳:从营收方面集团的四块业务,其它三块都是赚钱的,视频是亏损的,因为内容太贵了,我们靠广告支撑。关于视频的发展除了刚才说的头部剧以外,有一个重要的部分搜狐视频自媒体,搜狐视频自媒体其实它的模式有点像Youtube的模式,不是我们去买的或者制作的,而是由大量的出品人来做的搜狐视频自媒体来上传。

目前有五千多个出品人,广告分成,广告分成必须等到中长尾的广告起来才能分到足够的量,现在应该有150万条短视频,五千多个出品人,从规模上是仅次于优酷,将会超越优酷,我们做的工作非常扎实。

再一个,刚才说跟集团的其它平台融合,现在打开搜狐新闻客户端在底下的视频点击进去就是短视频,搜狐视频自媒体的短视频,进了“狐友”也会分享到狐友里面。我们始终认为视频在搜狐新闻客户端在很多其它的入口观看,这块真不是靠收费,靠中长尾广告,来自于各种各样的企业投广告。头部内容走向收费,搜狐视频自媒体内容靠中长尾广告支撑,这是我目前看到未来的商业模式。

提问:未来的媒体业务,搜狐还是更多被大家看作是一个媒体公司,媒体业务最终的趋势是由视频扛大梁还是原来的媒体广告这块?

张朝阳:一块儿扛,广告扛主要的大梁,视频主要靠搜狐视频自媒体来扛,都很有潜力,实际都是我所说的n对N模式,短视频的产生来自于众多的自媒体,同时上面展示的广告来自于众多的中小企业,而广告来跟众多的n自媒体的人来分成,n对N,N代表用户,n代表自媒体作者。

提问:刚刚说头部内容的竞争,今年在内容投入上在版权购买和自制出品是怎么划分的?会不会考虑完全付费?网剧播放数据有泡沫化的趋势,在您看来怎么解决或者怎么避免?

张朝阳:2017年头部剧的版权投入在2016年已经买了,今年在头部剧方面跟以往的花费差不多。《三生三世》我们在播,《星空海》我们也在播,但是重点在自制剧,历史告知未来,我们在2016年下半年已经制作了很多良心作品,将会继续这样的趋势,而且会翻倍。现在已经有十部已经拍好的作品,很多作品进入第二季,往往第二季才是收获季节,敬请期待很早作品的第二季《无心法师》、《法医秦明》、《亲爱的公主病》都会出现,规格上还是能保证的,有了2016年的基础。

至于价格,我们跟着业界一块儿走,调整价格还是包月制的方式,有点像电视台HBO等等,但是它们是LIVE播放,价格微调还是会的,有的放两集有的放四集有的全部看,但是基本还是走包月的道路。网剧播放是泡沫,以搜狐视频为标准,我们这边绝对不做假。会员数现在还在讨论要不要公布,财报的时候有可能会公布。

提问:搜狐视频什么时候能够在市场占有率上提升?刚才发布会上提到搜狐视频除了定位互联网公司基础上应该是全娱乐公司,您在这方面未来有哪些步骤和规划?

张朝阳:头部剧2016年已经把2017年的头部剧买了,2017年继续在头部剧战斗。我们从用户覆盖数据上看,也一直是视频行业第一阵营。

如果走向收费走向自制,本身就是巨大的负增长,现在一部头部剧尤其在几个主要台播放的话,现在已经到了几亿人民币一部剧,联合非独家也得花一个亿或者七八千万,这个价格已经是天价,全世界没有这样的价格。自制的话一千万做一部剧,两千万做一部剧,这样的话价格有巨大的负增长。这是好事情。

我们除了是互联网公司以外,英文里面讲Media&Entertainment像时代华纳、迪士尼,他们的发展过程有的先从内容出发,有的先从渠道出发,最后形成内容+渠道,我们是内容的播放平台、渠道的播放平台,当年的时代杂志和CNN电视台,但是收购了内容制作公司,又变成了内容制作。我们通过视频的发展,既是一个播放的平台,同时开始参与内容的制作,还有搜狐娱乐报道等等,从中国娱乐行业和人们娱乐消费的娱乐报道观察者和报道者,变成了播放平台和直接参与内容制作,跟十年前相比的话如果说十年前像海润、华谊是娱乐公司,现在真正的娱乐公司反倒是互联网视频播放平台,因为我们开始制作内容了。

提问:目前搜狐这边除了在关注版权购买做自制剧对短视频的关注度怎么样,是不是考虑做一个短视频平台?

张朝阳:搜狐在端视频领域,优酷是最早做的,紧跟着就是搜狐,我们现在快超过优酷了。你刚才说的那几家是后来的,剪裁了一点内容往上放的,搜狐新闻客户端底下短视频我们管它叫PGC,这是真正的Youtube模式,真正的短视频模式,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年。

提问:近几年“互联网+”的大旗下很多行业进入视频领域,BAT为首的几家大的互联网企业进军电影行业,但是业绩不是想象那么好,乏善可陈。咱们的自制剧是不是可控性更好,才是未来视频行业止血盈利的出路何在?

张朝阳:我们做事情比较集中,我始终认为电影的播放渠道是在院线,这不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所以我们从来不去做电影。《煎饼侠》是《屌丝男士》在网上的成功才导致在院线集大成。我们的自制剧集中在最熟悉最有竞争力的网络平台,没有电影策略。

提问:《煎饼侠》类的会继续投吗?

张朝阳:不是长期的,不是我们的公司战略。

提问:搜狐视频怎么确定2019年这个盈利时间点?视频网站的竞争还是处于野蛮竞争的状态,大家还是主要在圈用户,张总怎么确定搜狐视频会在2019年通过自制出品进行盈利?

张朝阳:我说的盈利根据我们的商业模型,用户增长趋势、内容成本的增长、收入增长算出来2019年是盈利的。业界过去几年有一个误区,其实社交网络或者爆炸性的产品具有排他性,可以说赢家通吃,对于视频可以多平台共存,像美国的有线电视有很多的频道,我如果《法医秦明》只是在搜狐上播其它的平台没有,我这儿是独家,肯定来我这儿看。

过去几年每家企业都觉得自己钱多,要花钱把别人花死,把别人砸死把用户都带过来,这个概念是不成立的。如果真正有创造性不断做出优秀作品,别人是砸不死你的,钱是砸不死的,跟社交网络行业是不一样的。

我们即使在头部剧有所撤离,并不影响用户,我们有自制剧你还是会来看,过去几年价格定得这么高,都是在误区当中,我如果能够迅速砸多少亿,在两三年把竞争对手砸死我就老大。这个想法是是不对的,这是互联网思维,内容思维不是这样的,像微信现在赢家通吃,视频内容不是这样的,不要指望花钱把别人砸死,你还是要集中好好做好内容一定有人看。

提问:视频播放量造假这个问题行业内一些企业处于某种商业目的去做这个播放量包括流量数据造假,您怎么看?有什么方法可以去解决这些问题?

张朝阳:赚钱是一方面,另外作为一个公司如果做出来的东西都是真实的东西,这是一种存在的意义,从哲学角度来讲,搜狐是坚决不造假的,造假导致我一段时间广告暴涨,广告商互相骗,流量高,制作方说我做了一个特牛的东西,在你这儿播放量特高,回去领很多奖金,没有意义,赚很多钱又怎么着?从哲学角度,搜狐的原则坚决不造假。从人生观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我们坚定地不造假,很多造假除了运营平台造假之外,还有主创团队把内容卖给你这个平台之后雇人刷流量,流量高了拿回去宣传业绩多少多少,对品牌宣传有好处。

平台也愿意把自己的流量调整高,导致排播特别多,广告商一看我在你这儿投特别值,所有这些是商业驱动导致的。我们的平台坚决不造假,不许调数字,坚决不调。那个数字在PC上公布的排行榜如果调了以后,第三方的很多软件去抓那个页面,最后算出来的排行榜,还跟人说是第三方数据,这个第三方数据也是抓过来的页面,第三方数据也不靠谱。

还有一种情形,雇人刷流量,我们平台没有造假,但是我们怎么觉得流量往上涨,很奇怪,原来他们雇了人要么用人工来刷,要么机器来刷。我们还得防,专门开发软件,访问量突然来自于某些IP异常的刷量,我们就会把它屏蔽,流量造假变成一个行业了,哪个视频平台是最难刷量的,肯定搜狐平台,没法刷的。要做到这一点还是需要一些投入。因为这些努力,基本我们的流量是比较靠谱的,如果说这个剧播的情况怎么样,如果搜狐那个数据看这个基本上是真实的数据。

原标题:张朝阳:捜狐视频加大自制剧规模,向全娱乐平台发力!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