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扬帆”是未来重庆之门 设计师首谈设计灵感
2016-08-18 11:00:44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 涂源

重庆来福士广场手稿图
 
随着2012年8月朝天门标志建筑爆破,全球最大的来福士——重庆来福士广场,正式进入建设阶段。转眼间,今年年底裙楼将局部封顶,8栋塔楼中6栋均已开始主体结构建设,从两江四岸已能感受都这个项目的磅礴气势。

作为这个重庆新时代标志性建筑的设计师,世界知名建筑大师摩西·萨夫迪,首次就这个项目接受媒体专访,回应热点关切,揭秘这组气势恢宏的建筑背后的设计故事——他为何会设计出帆船一样的“朝天扬帆”,与这座城市的山与水又有怎样的联系。

这座城市的历史与地理给我启发

重庆晨报记者:重庆来福士广场设计独特,你为何会在朝天门设计“朝天扬帆”?

萨夫迪:当我第一次探访这块地的时候,就被朝天门和这座城市的特质所震撼。朝天门坐落于长江与嘉陵江交汇处,这里就是重庆的发源地——文明对水路的依赖形成了早期定居,重庆渐渐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城市,朝天门就是这个巨型城市血脉汇流的心脏。在这个汇聚着山河和历史文明的地方,无论建造什么建筑,都会意义非凡。

放眼这座城市,渝中半岛就像一艘航行在河流中的大船,而重庆来福士广场就形成了这艘大船的船头。这艘大船,就如同长江中航行了数百年的船只,它唤起人们对于巨大桅杆和风帆的想象,你可以感受到风的力量以及水流的律动。

我觉得建筑物本身就应该唤起这般生动的场景,所以,我设计的“朝天扬帆”,曲线的形体面朝两江,立面上的屏风构件营造出风帆的效果,航船的比喻构成这个项目的基本设计理念。当然,这也给施工增加了不小难度。

热点关切2:如何融入城市元素?

5楼才是平街层,这很重庆

重庆晨报记者:在这座建筑内部,你又是怎样融入重庆特色的呢?

萨夫迪:项目地块向两江同时下降了30米以上,从城市高处看过来,看不到5层高的商业建筑体,映入眼帘的是裙楼屋顶巨大的公共公园,可以顺着建筑下降走向江边——重庆不少建筑平街并非一楼,“朝天扬帆”今后平街就是5楼,逛街从5楼向1楼逛,这很重庆。

城市街道与裙楼屋顶无缝连接,整个屋顶就是公园,我们将种植大量重庆本土树木,一些常绿的,一些落叶的,和城市融为一体。

水是这个项目中一个很重要的元素。随着屋顶花园缓缓倾斜的坡度,朝着朝天门广场方向上升,我们将商场的玻璃天窗处理成为屋顶花园中河流的感觉。每个天窗都是一个倒影水池,通水后形成叠瀑跌落流往城市的方向,和城市山水一脉相承。

热点关切3:体量是否太大?

这是一扇通透的门

重庆晨报记者:有人认为,这样大规模的项目,会阻挡城市通往两江汇流处的视野,也阻挡了看渝中半岛的视野,对此你怎么看?

萨夫迪:我想体现的,是一种通透的并且可穿梭大门的感觉。其实,项目招标信息中,建议建造单栋超高层塔楼,我认为不合适——突兀的单塔楼将阻断城市轴线。

在研究地块历史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在一张精美的清朝地图上,展现了重庆古城墙的17道门,最突出的就是朝天门,朝天门就是进出重庆的重要通道。所以,透明连廊相接的建筑群“朝天扬帆”也会是未来重庆之门:来自两江江岸的人流,“朝天扬帆”将成为其通向城市的通道;而对于来自城市方向的人流,“朝天扬帆”将成为其通向两江的通道,楼之间是透气的。

甚至说,“朝天扬帆”还会是穿梭到历史与未来的门。

热点关切4:和金沙酒店太像?

不同于其他任何地方的空中花园

重庆晨报记者:有人认为,这个建筑的空中连廊类似于新加坡金沙酒店,认为创意不够,你怎么看?

萨夫迪:这个空中连廊不同于任何我们在其他地方完成的空中花园,我考虑了重庆独特的条件和文化——炎热的夏季、寒冷的冬季、大量的雨天和灰色的雾霾天等。我将连廊包裹起来,以便全年使用,这是从未使用过的设计,而且在其内部布置了树木和景观、餐厅和娱乐设施、游泳池和一个壮观的公共观景平台,可以眺望两江汇流的景致,毫无疑问它将成为这个城市最重要的旅游目的地之一。

热点关切5:交通问题何解?

朝天门将成为城市的前厅

重庆晨报记者:朝天门以前是两条滨江路的终点,交通比较拥堵,未来这里会不会因为这组建筑而出现交通周转不灵?这座建筑对重庆人的生活又会带来哪些变化?

萨夫迪:项目动工之前,所有南北向的主要道路都汇聚到朝天门广场门阶前,这导致了一条死路。

当人们来到本项目的时候,车辆将通过新华路、陕西路以及朝东路进入商业中心内部,同时又能通往朝天门广场。因此这些城市道路变成了这个项目三条主要的南北商业通路,另外,我们已经优化了通往广场的步行流线,并通过在这个开发项目中设置相当体量的办公、住宅、商业,以此来加固与城市的关系,这个项目将被作为商业开发项目成为城市的一部分的典范。重庆正在崛起,而本项目将为它的崛起作出贡献。朝天门从现在起将成为这座城市的前厅,这个项目将改变重庆城市中心的驱动力和向心力。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凃源
 
 
 

热门评论